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当一八到了现代,张日山表示他要冷静一下

 **一个毫无逻辑,就是午夜无聊产物的傻白甜小故事。
   **人物可能ooc
   **慎入慎入

     00

  张启山和齐铁嘴一觉醒来发现世界都变了。

  01

  张启山表示他作为百无禁忌的张大佛爷,长沙第一扛把子,九门提督之首,还有齐铁嘴的男朋友(划去)有什么是他没有见过的。

  不就是早上起床后,一推开房门发现新月饭(黑)店一下换了装修吗?不就是里面的员工穿的比昨天晚上奇怪了吗?不就是自己本应该在长沙的副官一夜之间比自己大了几十岁?不就是被告知自己一觉过了一百年吗?

  这算什么?在他张大佛爷面前都不...

皇帝和猫

       我又来发垃圾毒害大家了。

  00

  小皇帝在御花园捡到一只猫。

  01

  小皇帝很小的时候就当上了皇帝,成为这破碎山河的新主人。虽然,在外人眼中他是至高无上,但他清楚,他不过是一个玩偶,一个傀儡。就好像太后亲爸爸怀中的一只猫,一只穿着华丽衣裳,看似高贵,实则却要小心翼翼讨好主人才能活下去可怜虫。

  小皇帝今日惹了亲爸爸不痛快,心烦的睡不着,遣散了随行人,一个人的在御花园透透气。

  夜里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很大很大。黑暗的天空,闪电一下子给照亮了。就像那明晃晃的刀口在这无边的黑绸上划过,撕裂,又很快的...

天空·鸟

我听好友说着,一边和她碰杯,我知道好友的酒品一直不好,从大学就是这样。

从她酒后的只言片语中,我的问题渐渐有了答案。回家的路上我慢慢梳理和消化着一个有关改善半妖基因,提升妖界实力的一个巨大医学项目。

因为当前人妖恋的合法化,造成越来越多的半妖基因问题,加之妖精的珍惜品种濒临灭绝似的当局如坐针毡。一些人开始指责洪思聪当年为一己之私随便通过人妖恋,要求禁止人妖恋。还有一些则发现一些半妖的能力要比纯种的妖怪更强大。这对提升妖界实力有极大的帮助。不过,半妖不好控制,发育不好他们面临着失控的问题。所以,半妖基因的如何扬长避短成为政治家关注的对象。

好友说,前辈们其实偷偷研究过一些半妖,不过都...

天空·鸟

还有一半儿结局,这匹脱缰之马,终于要跑到终点了,激动的想哭😂😂😂😂

云中鹤已经消失了快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期间我像很多人打听过,最后甚至是直接询问洪思聪。我曾经怀疑是洪思聪把云中鹤带走了。因为以云中鹤的情况来看,没有什么病情严重一说,更何况是突然带走,妖消失的悄无声息,不留痕迹。

只有凌驾于我们之上的权利才这样肆意妄为。

洪思聪给我的反应很奇怪,他听到云中鹤消失之后有些惊讶,然后转为了然的样子。他一定知道什么,我确信。

在我的纠缠和可笑的威胁之下,洪思聪告诉了我部分实情。

“老鸟的确被一些人带走了。但不是我,是他之前的一些政敌们。”
“为什么?”
“老鸟手上有一些资料是他...

天空·鸟

是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住所—是我在距离医院的地方租的一个单人公寓。

前些天的时候,我擅自给洪思聪打了电话——出于私心我不想看见同类一生都困在铁丝网密布,狭小不见天日的笼子里。
还是那么庞大,骄傲的秃鹫。

不过,我现在思绪很乱,有些犹豫。
屋很暗,我没开灯,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就这么呆呆坐在床上。

我刚刚见了洪思聪,和他吃了一顿晚餐。菜很精致,汤很浓。而洪思聪无处不体现着一个家教良好的绅士所应有的教养。这个洪思聪和八卦杂志上写的纨绔完全不一样。我偷偷在心底吐槽了一下。

从饭局一开始,他就礼貌等我回避我的各种问题。比如,为什么不让秃鹫大叔办理出院?等到,吃的差不多,他才慢慢开口告知我...

久别重逢

说实话,原本是草草写好了(下),但是因为你们真的看了,就弄了一个(中),可能还有一个(中下)……

自我放飞

谢谢你们……

(中)

王大顶再见到云中鹤的时候是在魔都的一个夜店里。

王大顶原本是东北黑瞎子山上的一只成了精的熊瞎子精。清末民初的时候,和他妹妹王大花占山为王,当了几十年的土匪。后来,抗日战争打响,处于内心的正直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号召,弃匪从军,当起了抗日武装。

后来,赶走了日本人,王大顶和他妹妹去国外呆了很久,等到认识他们的人都死透了,才回来。改革开放之后,回到东北开始做生意,现在已然是个成功人士。

这两年东北生意不景气,有着敏锐商机嗅觉的王大顶选着南下。在魔都谈...

运气不好(路人x黄四宝,R18)

黄四宝的运气一向很差,不然他怎么考了四次美院都没考上。

这次是他第五回上京赶考,临走的时候周瑜问他如果这次还考不过怎么办?能怎么办,那就接着改户口,接着考。

他跟自己说,他这辈子不能一直困在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一个狭小令人窒息的小县城。坐着枯燥乏味的工作,一复一日,年复一年行尸走肉般的苟且着。连活着都不能算。

不过,这次命运之神仍旧没有怜惜他,施舍给他一丝好运气,他再一次名落孙山。

意外吗?情理之中。

他把这再一次归结为运气不好。

他就这样背着他的画板,坐在美院的对面,周围不少豪气的小汽车,还有和他一样来考试的人,他看着里面的学生进进出出,说说笑笑,眼神里充满了羡慕。

如果他是...

久别重逢(前任三角恋梗)

很难吃,真的很难吃,好好一个脑洞让我写成了这个鬼样子……

(上)
“老鸟,怎么是你?!你怎么……不是……你……”洪思聪一抬头,看见这个和自己抢衣服的人。洪思聪感觉自己脑子都停止转动了,浑身的血液都停止流动,整个人好像晴天霹雳一般,直愣愣站在那里。

洪思聪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到云中鹤。不过,命运这家伙总是喜欢捉弄人,它总会将两个已经错过的人,再次绑在一起,兜兜转转让他们相遇。

如今,贵为妖管局局长的洪思聪,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人界玩乐了。日复一日的工作把他困得团团转。今天是个意外,他来人界处理工作,新来的秘书把咖啡撒到了他价格不菲的衬衫身上了。
有些洁癖的洪局长自然不能穿着张兮兮,皱巴巴衬...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