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天空·鸟

这个剧情,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还有人看吗?

我最后没有给洪思聪打电话,但是约摸过了半年左右,他却主动来了。

那天下着雨。
虽然雨不太大,却淅淅沥沥的下了快半天,糟糕的天气弄得大家的兴致都不高。
午休时间大家挤在休息室,打发时间。妖和人一样也会有职业厌倦的感受,而且我们要活的更长,更无聊。我一边无聊地刷着手机,一边听着他们讨论八卦。

上个月从人界回来的小兰,在跟我们分享她和他人类男朋友的故事。用人类的话说就是撒狗粮,人类很奇怪,明明是人,为什么要称自己是单身狗呢?我是没去过人界的,不过听他们说人界和妖界没什么区别,有很多玩乐的地方,东西很好吃。人类都很好。

很多妖都和人类结婚,...

天空·鸟

提问:云局说故事是真的吗?

我们已经很熟悉了。

我们会在我给他送药的时候,聊一会儿。有时候是关于今天的天气,有时候仅仅是一个礼貌的问候,多数时候是我的私事,比如家里人,工作问题等等,还有极少数是他说的,关于他的,他的过去……

他对我说的事情不太多,因为他的记忆多数变得很模糊了。这我知道的,这种情况一半儿是因为他的病,还有一半儿是因为我每天给他送的药。

他说,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了。
对于过去,大多数都是模糊的。一开始的时候,他会时常做噩梦,梦的具体是什么,不太清晰了。只记得那是一片满是黑羽和鲜血的混乱,交织着尖叫和愤怒,一群妖,一群蜂拥而上的妖。后来,这个梦渐渐从一群妖变成了一...

天空·鸟

对,这种东西还是有第二章的……

还是很无聊

感谢看下去的人~

他和我说话了。

今天又是个天气很好的日子。
阳光能够照进大多数的病房里,包括走廊尽头的那间。我们医院为了让病人能够得到很好治疗,周围环境都尽可能贴近原始,建筑物周围到处是郁郁葱葱的两妖宽的树。

我喜欢在午休的时候,变回原形在这些大树上蹦跳。这是我们小型鸟的优势。
有一次,我落在某一个树枝上,刚好可以看见二楼尽头的那只秃鹫。8019号,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再说在这里的妖大多都是忘却他们过去的名字,我们都是用编号来称呼他们。一个除了排序没有任何意义的称呼。
也没人在意。

我知道走廊尽头的屋子大都都是很少能照进阳光的,除非那天天...

天空·鸟

我放弃了城头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无聊!!!!

————————————————————————
我是只喜鹊精,今年刚刚从学校毕业。
被分到非正常妖精神管理医院,正在实习中。

班上的佼佼者都去了市中心的大医院,还有一些毕业就找了和专业无关的工作。其实,平心而论我还是很满意这份工作的,虽然这里原离市中心,薪水不高,工作也很清闲,虽然周围环没有什么娱乐的地方,但是像我这种学渣能找到工作,不用在家窝着,全家人对此也是谢天谢地了。

我呢,主要负责的是二楼右侧的部分。每天给这些病人送送药,送送饭,向上面汇报一下情况,再就是去帮老油条们跑跑腿。一天也还算过得很快。

小的时候,一直想去当一个飞行旅...

和平饭店的天台play

又名“王大顶终于撸到猫了”

人物ooc
………………………………

陈佳影发现最近王大顶有点儿奇怪。
自从,前天晚上王大顶半夜回来之后,他的行为透露着心不在焉。
陈佳影知道王大顶出去过,但是见王大顶没做什么影响自己行动的小动作,陈佳影便当做不知道一般,什么也没问。不过,她现在时常能看见王大顶异常的行为,比如,有时候透露着充满心事的样子,长吁短叹。但有时候,又有些莫名的兴奋,像打了鸡血,突然间的双眼放光。
在嗅道,王大顶身上充满了超负荷的荷尔蒙。陈佳影微微眯了眼,然后想到:王大顶可能发情了。

王大顶现在很慌张,非常慌张,相当慌张。慌张到飞起的那种慌张。手足无措,坐立难安。
原因很简单,因为以暴虐闻名的...

王大顶发现了一个秘密 (r18)

是夜,
太阳下山,夜幕降临,一切生活在阳光之下的生物都准备安息。而生活在暗黑中肮脏是事物逐渐清晰出来,露出它贪婪的爪牙。将善良的人拖至夜的阴影下,撕碎。

王大顶是个有文化的人,学过高雅的洋文化,整日将莎士比亚挂在嘴边,心情好了来上两句助兴,吃瘪的时候,也要说上两句,寥表抒情。两撇小胡子念起诗来一动一动的,看起来很是滑稽,丧眉耷眼的也有那么一丝丝的诗人忧郁。让人竟是生出来一点儿莫须有的好感。
但,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王大顶却是个土匪,是这黑瞎子山上的二当家,东三省赫赫有名的土匪之一,是一个提了名字就能让孩子半夜吓哭的心狠手辣的角色。
谁要是看轻了他,绝对会吃亏的。

作为黑瞎子山上的二当家,王大顶一向...

我站的cp也是有吻戏的了!!
林秦党的胜利😘😘😘😘

结局(150粉贺)

150粉了,感谢大家!\(^o^)/

——————————————————————————————

陵端有个秘密,一个不能见光的秘密。

他喜欢丁大力。
一个男人喜欢另一个男人。

不可原谅。

他俩都是孤儿,从小一起长大,竹马之交。

刚刚到孤儿院的时候,陵端还没从失去双亲的悲伤中走出,加之又来到新环境,就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谁也不和谁说话,一个人坐在墙角能坐一天。整个人阴沉沉的。孤儿院的老师劝了好久没有用,就放弃了。因为孩子太多了。

陵端那时候不过4.5岁,整个人瘦瘦小小的,加之又不合群没少受欺负。

是丁大力的出现改变了他。

一天,孤儿院里的小霸王又来找事儿的时候,陵端还是视...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