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工作日时间的恋人㈢(abo设定,出轨设定,三观歪)


So far away from the start to the end,
从初识至今已然漫长,

And everything seems so pale and blue,
一切显得苍白而忧伤,

Run away, sail away,
逃离吧,远航吧。

他的出现,是陵端没有想到的。

他以为自己会在这样平淡冷漠中度过余生。

夏季的燥热,加上今早气压比平时要低,硬生生给人一种窒息的错觉。

他和陵越就这样面对面吃完了早餐,期间穿插三两句日常对话和吃饭时碰触餐具的声音,和平常一样。

最近陵越很忙,陵端昨天看见书房的灯开到凌晨。心里盘算着今天晚上添个汤,给他补补。在收拾完房间后,陵端带好东西去往商场。

他一般会搭乘家附近的5路公交,坐4站,7分钟左右到达。有时候陵越提前下班会来接他,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少,因为陵越很忙。

他在一层的食品卖区做收银员,5小时的工作时长,有时候会帮其他人整理一下货架。这样的工作不算辛苦,而且不耽误家务劳动。对于他这样已婚的omega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了。

在员工休息室换号工作服,陵端就开始一天的工作了。他还是很喜欢这样的工作的,比起无聊的家务,在这儿收银的确更有意思。可以看到,买泡面的忙碌上班族,买了一堆东西满是幸福的新婚妻子,吵着吃糖的孩童,还有和他一样的或寂寞,或平静的全职人……

作为商场食品区为数不多的男性omega,去帮着仓库卸货,是没有什么不拖的。可是今天就他一个人来帮忙,也太压迫人了。

陵端看见堆在货车旁等待他货物不禁,冒出三条黑线。没干多久,汗水就渐渐透过衣服,在背后形成一片汗渍。

“我来吧,你到旁边休息就行了。”
陵端没等反应过来,水果箱子就被人劫走了。

陵端抬眼,只能看到一个来回忙碌的男人。和自己差不多的个子。上身是赤裸的,被晒得略黑,汗水在阳光的折射下,形成了好看的光点。下身是一条宽松的牛仔裤,旧旧脏脏的,看起来好久没洗了。后裤兜里还有一条湿的白毛巾,被随意塞在兜里,露出了大半截。脚上是那种商店里15块钱一双的人字拖。

以前遇到这样的人,陵端多半是不会理的,他素来是干净的。虽然自己是孤儿,但是他还是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生怕自己和看起来像其他人口中那种没爹没娘的“野孩子”。后来和陵越结婚也是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

人家帮了自己,所以陵端最后还是去里面买了两瓶冰可乐。

男人搬完东西,便随意坐在地上,把毛巾挂在脖子上,接过可乐,脸上露出大大的笑脸,一声谢谢,然后大口的喝了起来。陵端有些好笑,明明该说谢谢的是自己。然后站在旁边也喝了起来。

不知怎么的陵端开始打嗝,越着急越厉害,气的陵端想躲到地下去。

男人看见如此,便站起身来,将双手的拇指压在陵端两侧太阳穴上,用弯出的食指侧面从眉骨的内侧向外侧刮,稍稍用力。
慢慢说道:“不着急,快停下。不着急,快停下。”男人的声音意外的好听,温暖而富有磁性。

但这却没让陵端感到好受,因为他想起来,小时候孤儿院里,有一次陵越也是这样做的。童稚的声音和耳旁的声音混在一起,吓得陵端赶快逃离此地。

留下男人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疑惑的喃喃道
“我有这么吓人吗?”

陵端等到了员工休息室,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走快使得左腿旧伤处疼了起来。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维持正常走路的样子。他平时都会把脚步放慢,使自己看起来和常人无疑,陵端都会自嘲道”这自怕的自尊心”然后继续维持常态。

陵端像领导请了假,领导看他平时也没有请过假,就破例让他先走了。等走到商店门口时,才发现外面下起的瓢泼大雨,伤处就更疼了起来,陵端又没带伞,就更加懊恼起来。

“又是你啊!”又是那个男人,此时他上身已经套了一件半袖,一手拿伞,另一只拎着食品袋子。陵端不想理他。

“你要去哪啊?”男人锲而不舍的问到,男人好像一只巨型犬,好似陵端今天不回答他,他就能问到没玩一样。

陵端无奈回答道:“对面的公交车站。”
“好巧啊,我也是。我的伞还挺大的,我们一起走吧。”说完不由分说的拉着陵端进了伞,走了出去。

男人好像有意随着陵端步伐一样,不长的路,但稳稳地走的很慢。等到走过去,陵端身上没有湿,男人身上有几处已经有些湿了。

等了一会儿,5路到了,陵端上车前,男人不由分说地将伞塞给他,说什么下车会用上的。然后跑向后面的那辆公交车。

边跑边说,“我过几天还会来的,对了,我叫丁大力!”

陵端坐上车。讲湿漉漉的雨伞收好,然后笑道。

“丁大力吗?真是个怪人。”

————————
啊……越写越多了……啊……我好墨迹……啊……

评论(29)
热度(81)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