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工作日时间的恋人㈣(abo设定,出轨设定,三观歪)

Drowning away from the start to the end,
由开始到最终,沉溺迷醉,

And you are sailing away with nowhere else to stray,
我无处可去,你却正渐渐驶离,

Come and take my all away,
来吧带我走。

陵端和丁大力最初只是在商场的后门见面。

丁大力一般在中午或者是陵端下班时间来送货。不是每天都来,一周来4回,周二,周四,周五和周日。其他时间他还要送别的地方。卸货的地点就是商场后门。

商场的后门不远处有几棵大柳树,看样子已经很久了。树下有个靠背椅,看起来和其他的城市公共设施不太一样,它更像是公园湖边的那种,那么梦幻,那么格格不入。

那个椅子是陵端和丁大力日常交谈所在,陵端和丁大力卸完货之后,两个人会在那休息一会儿,或喝水,或交谈,或者吃中饭。等到差不多时间,又都去做自己的工作,这个奇怪的模式,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可能是陵端选择在此处还伞,也可能是丁大力不小心受了伤选着在此处包扎。

夏日的阳光,透过层层的树叶,落在人脸上的只剩下一些淡淡的光点,那么模糊,那么神秘,给一切实际存在的不存在的染上绮丽的梦幻。丁大力侧着头正在看着这样的陵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陵端这个时候正讲到做炒饭时酱油炒到微焦——刚刚丁大力抱怨自己不太会做炒饭。

两个人奇怪的关系。

仅仅是工作日时间的朋友吗?也许吧。
就像多米诺骨牌,在没有推倒之前,没有人知道他会呈现什么画面,每一个骨牌都以合适的档距排列在一起。

一个是商场的员工,一个是给商场送货的货车司机。
供给者与被供者的关系?
可能吧。

“那我下回给你带一份吧,只是说也说不明白。”陵端转过头看着丁大力。
“嗯?嗯!好。”丁大力刚刚愣了一下,然后回过神。刚刚自己是看陵端入迷了吗?在干什么呢,别乱想。连听也没听就胡乱答应了。

陵端31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他看起来比同龄人小,一双杏眼,给人些少年感,好像只有26,7岁。比起年轻时的轻狂不羁,经历了许多事儿的他,也渐渐沉稳了许多,甚至有些沉闷,忍不住让人怜爱他。

丁大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毕竟陵端是有自己的alpha的。

还没有等到约定的时间,他们在周六提前见面了。

周六的儿童乐园总是爆满,孩童天真烂漫的笑脸好似天使一般,但却忍不住灼伤了陵端内心某处。

如果不是有事,他是断不会来到这里的。方兰生夫妻俩今天出差,家里保姆生病了。所以接孩子,照顾两天孩子的任务只能落在身为大嫂的陵端身上。

看着沁儿玩的不易乐乎,陵端突然想起他那未曾蒙面的孩子。要是当初没有那个意外,他的孩子应该比沁儿大些。

等沁儿玩的差不多了,在领着小孩子回去,正思考着晚餐做什么。一个约4.5左右的小男孩,出现在陵端眼前,男孩像个小团子,跌跌撞撞地快步跑着,还有些不利索。

一个没注意,就摔倒在陵端面前的不远处。

“诶呀,呜呜呜呜呜呜”

哭的伤心急了,陵端见状快走几步把孩子扶了起来。仔细地给拍拭者。安慰着,说道“你没事吧!”

孩子的父亲看见摔倒了,苦笑不得说着“让你慢点儿不听!”也赶了过来。

听见熟悉的声音,陵端一抬头,看见丁大力那张熟悉的脸。四目相对,不由得张嘴问候,

“是你,好巧。”

两个人异口同声。

在这个平静的周六下午,丁大力和陵端在工作日以外遇相遇了。

————————

首先给大家道个歉,好久没更新了。

因为一开始没有想些很多,没想到越想越多,看是很纠结。

后来觉得,既然想了这么多,索性就都写出来吧。

关于丁大力的设定和我一开始想的有些不同。

有些剧透

一开始我想把丁大力写成陵端的救赎者,后来觉得,他是始作俑也不错。

就这样吧。

开学了,我会慢慢更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亲爱的们。

评论(20)
热度(77)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