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工作日时间的恋人㈦(abo设定,出轨设定,三观歪)


红眼睛幽幽地看着这孤城,

如同苦笑挤出的高兴,

全城为我花光狠劲,

浮华盛世做分手布景。
  
                             —— 《倾城》

丁大力紧紧抱住了陵端,
在正值瓢泼大雨的街道边上。

这个拥抱恨不得不留下一丝空隙,这种感觉好像两个破碎的个体拼成了一个完整。

短短几十秒,拉进他们之间的距离,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几十秒前,他们还是简单的同事兼半熟人的关系。现在他们生出了一种别样的关系。
一种同病相怜的味道。

丁大力看着陵端冲上前的这个身影,好像看到那个苦苦挽留前妻的自己,那个卑微的可怜虫。

好巧不巧,丁大力记得那天也是个雨天,不过是个秋天,天气很凉。
他的妻子,或者说是准前妻,就当街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两个人亲昵的在一把伞下玩笑。他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他们眼前。面对前妻的决绝和冷漠,他还是像一条狗一样,死皮赖脸的贴上去,说尽好话,不断放低姿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能挽回什么。

就像现在冲出去,不顾外边的大雨,追赶着的,希望能挽回什么的陵端一样。

没有用的。
没有用的。

丁大力在便利店门口,看见因为奔跑而引起旧伤,跌倒在水坑里的陵端。脑海中竟在自己和他重合。
看见浑身湿透,渐渐放声大哭的陵端,他突然想走上去抱抱那个人。

然后他的确那么做了。

在雨中,两个内心早已千疮百孔的人,抱在一起了。

陵端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痛哭过了。
上一次的时候,还是他在医院失去孩子,并且被告知再也不会有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不顾一切的痛哭,那么撕心裂肺,那么绝望。
他记得那时候陵越紧紧抱住了他,他在他的怀中觉得是那么安全,那么暖。他感受到了陵越的微微抽泣。

不知道是为他,还是为他们未见面的孩子。

所以他在被人紧紧拥入温暖的怀中时,一时经升起绮丽的幻想。

会是他吗?

不是啊。

是他啊。

随着丁大力轻轻拍打自己,一声一声柔声的说,“没必要的,没必要的。我们不需要,我们不需要的。”

自己为什么会哭呢。为什么会哭的更凶了呢。
他为什么也哭了呢?

莫名的心里有什么被填满了。

什么呢?

是……吗?

湿漉漉的陵端就被同样湿漉漉的丁大力,就这样带回家了。

丁大力的家就在这附近不远处。一个有些老旧的居民区,一个单间,屋里有些杂乱,符合一个单身汉的生活环境。

这和陵端家是不一样的,高档的现代化小区,宽敞的3室一厅,干净整齐。

洗完澡,喝着可乐姜汤的陵端,在进一步打量这个丁大力笑称的“狗窝”的地方。陵端还是很喜欢它的,不是指审美上。而是因为它有人气儿,不像自己家那么冷,冷的好像一把刀,直插陵端的内心 ,直要他的命。

丁大力那个吹风筒,回到卧室的时候,就看这样的陵端:刚刚洗过的头发服顺的在额前,露出两个杏眼,因为刚刚哭过,还有些微红的。双手捧着杯中的姜汤,整个人缩在毯子中,穿着自己的不合身的短裤,半袖,观察着周围环境。

好像个小动物。还是胆小的小动物。

在感受到有人看自己,陵端收起目光,看向丁大力。对方拿着吹风机,向自己晃了晃。

已经很久没有人帮自己吹头发了。温热的风吹着自己的头顶,纤长的手指,穿梭在发间。

一时之间屋里只剩下嗡嗡的吹风声。

“今天真应该谢谢他,不然自己可能都走不了了。”

陵端的突然回过头,使得两个人距离又缩小了一些。
这时两人鼻尖紧贴,双目相对,双目瞳孔放大,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对方呼出的暖气打在自己的脸上。

时间好似在此时静止。

两人好似触电一般分开了一些距离。
一时间屋里又好像回到刚刚的,只有吹风机嗡嗡声的时候。

如果心跳声能被听见的话,你一定会觉得屋子里吵的很。

陵端在吹完头发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好像被什么追赶似得。

屋里又剩下丁大力一个人了,
剩下他一个人盯着自己的手,

那只刚刚帮陵端吹过头发的手。
————————

我这神一般的谈恋爱的速度……

没谈过恋爱的老阿姨,原谅我吧。

评论(47)
热度(86)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