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从佛家离开之后(一块小甜饼)

张启山一直都觉得齐铁嘴长得很好看,但是现在醉了酒的齐铁嘴竟有些诱人```



事情还得倒回今天上午。


齐铁嘴从张公馆回来的路上越想越生气。自己明明来谈正经事顺便看看佛爷身体恢复怎么样了。


可没想到却被张启山的准·新娘,北平来的尹大小姐给赶出来了。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大小姐嘛,有点刁蛮任性是可以理解的。但


最可气的是佛爷居然什么也没说。


难道佛爷也嫌自己烦?不过虽然佛爷也说过自己在吵就要把自己舌头割下来,但是他自己知道佛爷是不会这样做的。


因为他能看到佛爷眼底有深深的笑意。平时和佛爷在一起的时候他能感受到佛爷对自己的温柔照顾。


这种温柔和佛爷对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他曾以为在佛爷心中自己和其他人不同,甚至佛爷是喜```


但现在看来只是自己自作多情而已。


齐铁嘴越想越郁闷,越想越糟心。于是很自然的买了两坛酒,想发泄一下。


八爷酒量不好,所以他两坛没喝完救晕乎乎的趴倒在自己的八仙桌上。


嘴里还念叨着


“张启山,你这个~~呃~~个~~王八~~蛋   就~知道~~呃~~欺~负我~  还赶~我~呃~走,张启~山,你~


这个没良~心的”


于是,我们的张大佛爷推开八爷卧室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已经醉的迷迷糊糊的八爷嘴里还在喋喋不休的念叨自己。


关上门,走到八爷身边,等听清对方在说些什么的时候。


宠溺的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对方抱起轻轻的放到床上。


想到刚刚老八一个人走去客厅的背影,自己就有些心疼。随后自己和尹新月大吵一架,便到老八这里看看他。


默默盯着熟睡的人,看他睡得这么好,自己还白为他担心。


嘴角上又爬上了微笑。


盖好被子,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醉在被窝里的人竟扯着他的袖子,口齿不清的说着“不要走~别赶~嗯~”


说着又往自己这边靠了靠。


看着被窝里熟睡的人儿,因为酒醉的缘故,双颊变得红扑扑的。


嘴唇微张,可以看到可爱的虎牙还有小巧的舌。


张启山的喉咙上下动了动,用手扯了扯并不紧的衬衫领子。


该死,他家老八这样也太诱人了。


身体往往要更诚实,但张启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吻上了老八的唇。


说实话老八的唇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甜美。


张启山便加深了那个吻。


睡梦中的齐八爷觉得空气越来越少,迫使他睁开眼睛。


一睁眼就看到了一个放大了的佛爷。顿时酒醒了三分。


脑子开始转动,发现自己吻了。吻的人还是佛爷,这酒便醒了五分了。


佛爷发现床上的人醒了,停止加深那个吻。


坐正有点尴尬,不自然的咳嗽一下。脸上有些微红。


窝在被窝里的老八缩了缩脖子,想到他家佛爷居然也会这么可爱。


嘟囔着“佛爷,你这样好可爱。”

张启山靠近他问“老八,你说什么。”

齐八爷闷声的说“下回,可不能赶我走了。”

张启山靠近他说“以后你就住我那。和我一起。没人能赶走你,现在接着我们刚才没做完的事吧。”

齐八“啥?”


街外一片热闹,屋内春光正好。

~~~~~~~~~~~~~~~~~~~~~事后~~~~~~~~~~~~~~~~~~~


齐铁嘴问:“我要住你那,尹小姐怎么办啊!”

张启山把准备往外跑的人呢,拽回怀里,然后说“明天,我就让副官送她回

北平了。怎么样啊!张夫人。’‘

”谁你张夫人啊!我可没承认啊!“


”这么嘴硬,还得再来一次“

”佛爷~~佛~“


这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ps;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原本想开车的,但手残,原谅我吧。


评论(2)
热度(39)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