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天空·鸟

我放弃了城头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无聊!!!!

————————————————————————
我是只喜鹊精,今年刚刚从学校毕业。
被分到非正常妖精神管理医院,正在实习中。

班上的佼佼者都去了市中心的大医院,还有一些毕业就找了和专业无关的工作。其实,平心而论我还是很满意这份工作的,虽然这里原离市中心,薪水不高,工作也很清闲,虽然周围环没有什么娱乐的地方,但是像我这种学渣能找到工作,不用在家窝着,全家人对此也是谢天谢地了。

我呢,主要负责的是二楼右侧的部分。每天给这些病人送送药,送送饭,向上面汇报一下情况,再就是去帮老油条们跑跑腿。一天也还算过得很快。

小的时候,一直想去当一个飞行旅行家,可惜家里人不太同意,然后我又是一个没什么主见的妖,乖乖的从医,绝口不提了,

不过,在这里我觉得这里没有我想的那么枯燥。

我们妖活得很长的,起码要比人类长。在这里接受治疗的妖,他们可能两百岁,可能五百岁,可能他们在这待着时间比我的年纪都大。我给他们送药的时候,常常会幻想他们的过去,比如那个一直在坐在墙角安静如鸡的哈士奇,比如那个常常把自己缠起来的蟒蛇。
再比如走廊尽头铁门后的那只妖。

他看起来很正常。
但同时他也很奇怪。

我每次送药的时候,我都会听见他在低头念叨什么,好像是句子,也好像是其他的什么诗,我不听不清,也不太懂。他很少不理人,多数就呆呆坐在床上,当有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他才会抬头,看着我,却没有和我说过话。

听费咪姐说,铁门后面的那位在这待了50年了。我连忙问的,“那为什么就他一个人一间,还用铁门隔离啊?”
“其实吧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他们说,8019好像是狂暴症,伤人,而且又是食肉动物。所以才关起来的。”费咪姐小声跟我说道。
“哦哦哦哦,原来是这样,那姐你知道他是什么妖吗?我觉得他好像和我一样是鸟。因为他脖子上拴着电子项圈。”
“好像是只秃鹫。”

秃鹫啊,那是我这种小型鸟羡慕的存在啊!
这种大翅膀的鸟儿,在荒山野岭的上空悠闲地漫游着,用它们特有的感觉,捕捉着肉眼看不见的上升暖气流。它们依靠上升暖气流,舒舒服服地继续升高,以便向更远的地方飞去。我时常幻想着自己也能飞到这么高。

那他为什么会被困在这呢?
我不知道,医院里也没人能回答我。

————————
有没有第二章谁也不知道!!!

评论(9)
热度(17)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