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天空·鸟

这个剧情,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还有人看吗?

我最后没有给洪思聪打电话,但是约摸过了半年左右,他却主动来了。

那天下着雨。
虽然雨不太大,却淅淅沥沥的下了快半天,糟糕的天气弄得大家的兴致都不高。
午休时间大家挤在休息室,打发时间。妖和人一样也会有职业厌倦的感受,而且我们要活的更长,更无聊。我一边无聊地刷着手机,一边听着他们讨论八卦。

上个月从人界回来的小兰,在跟我们分享她和他人类男朋友的故事。用人类的话说就是撒狗粮,人类很奇怪,明明是人,为什么要称自己是单身狗呢?我是没去过人界的,不过听他们说人界和妖界没什么区别,有很多玩乐的地方,东西很好吃。人类都很好。

很多妖都和人类结婚,我好朋友也娶了一个人类,我休假的会去他家玩。他妻子人很温柔,做饭很好吃。
他们很幸福。
不过,我的朋友目前却很苦恼,他们想要一个孩子,不过医院却不建议他们要孩子。因为,他妻子身体太弱了,如果强行生下孩子可能会一尸两命。

虽然,大家都知道人妖可以结婚,但是在孕育后代方面却苦难重重。如果雌性妖怪生子还好,她们一般没什么问题。但是,对于人类女性来说就会有很多困难。要考虑自己丈夫的种类,越接近人的越好,比如猴妖等等。妖力越小的越好,不然容易造成孕妇的亏损。
这仅仅是就生产而言,孩子的基因也是令人苦恼的存在,人妖结合,生出的半妖,可能会日常将保留一部分妖怪特征,成为他们口中的“怪物”,运气好的可能会和人类无疑。还有一些外边和人类无异,但是有时候会突然妖力爆发丧失理智。这些年来,半妖伤人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多了。

由于这些问题的存在,现在妖界开始有一些激进派请求修改人妖通婚的法律了,希望妖管局可以禁止人妖通婚。还有一些温和派,希望当局可以拿出办法,来治疗一些因为天生畸形或者无法控制妖力的被抛弃半妖。希望社会可以给成年特殊半妖提供一些工作岗位,减少歧视。
不管怎样,现在社会的半妖的问题可以说是越来越严重了。

前些天,我和一些在市中心医院工作的同学聊天时,他们就和我说他们医院最近治疗了很多精神方面有问题的半妖,经常加班。

不过据他们说,妖管局已经开始想办法了。

我看手机看的无聊,就准备去找秃鹫大叔聊天。说起来,我不知道他多大,他也不知道他有多大。但是他住在的时间都比我年纪大,叫他一声叔叔应该是没跑了。

我今天走到二楼时,从窗户往下看,看见楼下停着一辆骚粉的跑车,看起来有点儿眼熟,但却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里面有对话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在空旷的走廊衬托下,显得格外刺耳。

我停在离门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没有前进。

“你应该知道现在情形有多么严重,你弄得那个研究,你把他藏到哪里了?”
“你以为你一直不说话,就可以装傻吗?我,虽然不会对你下手,可那群人我可不敢保证。你跟他们共过事的,那群老妖精有多心狠手辣,我想你可是比我了解的。我现在能保你,但是过几天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了。”
“云中鹤,你自己考虑清楚!我还会再来的!”

门被碰的一下打开了,正面走来一只妖,洪思聪。
我想起来了,楼下那辆车实在八卦杂志的常客,洪思聪的座驾。洪思聪看见我,眼神中有点儿意外,但还是快步走掉。空气中留下他昂贵的古龙水味儿。

我进去的时候,秃鹫大叔正坐在床边,低着头,衣领有些凌乱。他的神情躲在阴影中,我看不清。我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语气轻快的问他“怎么了?”

他抬起头看着我,神情有些受伤。
“他来问我要什么实验的资料,好像很重要,但我想不起来了。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那你有没有跟他说,以你现在的状态是可以申请出院的事儿?”我问他。

我查过秃鹫大叔的病情资料,上面显示他的狂躁症和精神分裂症基本上好了,我跟他说如果有人帮他,他可以申请出院。只不过,我们找不到他
的家属,监护人一栏只有洪思聪的名字。

我知道他很希望能从这里离开,到外边去生活,过正常人的生活。可以像一只正常的鸟妖一样,可以在天空翱翔。而不是困在这里,只能望着一小块天空。

“我没来得及和他说,他说过两天回再来的。”
“嗯,那你下次一定要和他说啊!我还等着你跟我show一下的翅膀呢!”我装作兴奋的样子回答他。

从医院的病房里出来。
我找到洪思聪留下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洪局吗?我是非正常妖精神管理医院的医生,关于8019号病人的情况,我想跟您说一下。”

评论(5)
热度(22)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