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久别重逢(前任三角恋梗)

很难吃,真的很难吃,好好一个脑洞让我写成了这个鬼样子……

(上)
“老鸟,怎么是你?!你怎么……不是……你……”洪思聪一抬头,看见这个和自己抢衣服的人。洪思聪感觉自己脑子都停止转动了,浑身的血液都停止流动,整个人好像晴天霹雳一般,直愣愣站在那里。

洪思聪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到云中鹤。不过,命运这家伙总是喜欢捉弄人,它总会将两个已经错过的人,再次绑在一起,兜兜转转让他们相遇。

如今,贵为妖管局局长的洪思聪,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人界玩乐了。日复一日的工作把他困得团团转。今天是个意外,他来人界处理工作,新来的秘书把咖啡撒到了他价格不菲的衬衫身上了。
有些洁癖的洪局长自然不能穿着张兮兮,皱巴巴衬衫办公了。

于是,他再一次见到他的前上司,前妖管局局长云中鹤。当然,这仅仅是明面上关系,他们还有一层不为人知的地下关系。
云中鹤,这个旁人看起来暴虐无常,生人勿近的妖精,是他洪思聪的前任,上过床的那种前任。
洪思聪从能有生理反应就开始在情场纵横,泡过的妖精人类,无论男女,没有上千也有百八十,但是云中鹤是他,除了白月光小白,最难割舍的。
他洪思聪敢说,当初他是想和云中鹤结婚的,准备过那种一生一人一双人的小日子,他是走心走肾的。
不过可能是因果报应吧,他这次捧出一颗情意满满的心,却被人踩得稀碎丢到了一边。连个原因都没留。

为此,洪思聪消沉了好久,洁身自好,按属下的说法是积德攒福。然后,就出了小白那个事儿,再后来他当上了新局长,一天忙的脚打后脑勺,也没有过新朋友了。

这样看起来,云中鹤真的是他最后一任恋人了。目前为止。

当洪思聪在电光火死之间进行头脑风暴,他眼前的老情人已经从他手里夺下那件花衬衫,走到前台准备付账了。

洪思聪反应过来,追了上去。“喂,老鸟,你这人这么不讲理那明明是我先选的衣服!”
那人扬了扬手中的卡,轻轻一划,然后示威一般说到,“这位先生,首先,我不是什么老鸟,然后,这件衣服它已经是我的了。”随后拎着袋子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只剩洪思聪在后面怒吼道,“诶,老鸟!这件花衬衫真不适合你啊!”

洪思聪觉得上帝要对他这只可怜的小猫咪下手了。他本以为九年不见的云中鹤穿上花衬衫就很吓人了,没想到他还能看见一向阴鸷的云中鹤,居然能露出阳光般的微笑挽着另一个人。没错,是挽着一个人,亲密的那种。

洪思聪觉得他世界观都崩塌了,他觉得老天爷可能是缺猫了。这个衬衫露锁骨的妖是谁?这个九分裤露脚踝的妖是谁?这个天真在笑的妖是谁?

等靠近了,洪思聪终于看清楚了云中鹤挽着的人,准确来说是挽着的妖。东三省赫赫有名的熊瞎子精,王大脑袋。

王大顶,洪思聪是知道的这家伙。这货在云中鹤追求者中是出了名的狂热,执着。
他俩的事儿还得上溯到云中鹤没当上局长时候。那时候云中鹤在东北工作过一段时间。两个人不知道就这么认识了。随后,这个王大顶就一直在疯狂示爱,天天送花,隔三差五写诗,没事儿在云中鹤办公室楼下读莎士比亚。

具体细情他不太清楚,不过按照普遍流传版本,云中鹤并没有理会,随着后来云中鹤调回总部,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

没想到,不过几十年的光景,还是让王大顶这个家伙得手了。

“艹,这算什么事儿啊!”洪思聪愤愤不平的想到,这么想的,他也怎么说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大脑袋,听见声音,回过头冲他挑了挑小胡子。然后,将手滑倒旁边人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下,惹得旁边人一脸不好意思。

示威,这是赤裸裸的示威。

评论(6)
热度(25)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