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天空·鸟

还有一半儿结局,这匹脱缰之马,终于要跑到终点了,激动的想哭😂😂😂😂

云中鹤已经消失了快两个月了。

这两个月期间我像很多人打听过,最后甚至是直接询问洪思聪。我曾经怀疑是洪思聪把云中鹤带走了。因为以云中鹤的情况来看,没有什么病情严重一说,更何况是突然带走,妖消失的悄无声息,不留痕迹。

只有凌驾于我们之上的权利才这样肆意妄为。

洪思聪给我的反应很奇怪,他听到云中鹤消失之后有些惊讶,然后转为了然的样子。他一定知道什么,我确信。

在我的纠缠和可笑的威胁之下,洪思聪告诉了我部分实情。

“老鸟的确被一些人带走了。但不是我,是他之前的一些政敌们。”
“为什么?”
“老鸟手上有一些资料是他们想要的。这些资料可以解决我们目前的一些问题,不过什么问题这个我不能说。其他的,你也不要问了。”

我知道剩下的事儿是不该我这样的平民知道的。我只知道云中鹤现在卷入一个巨大的麻烦中,一个深不可测的麻烦中。

“那……他会死吗?”
洪思聪盯着我看了好久,然后才艰难的开口说,“也许吧……我尽量”

我知道从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中,听见了凋零的声音。

回家后,我听从洪思聪的话乖乖的过着我的日子,一个平凡单调的日子。每天依旧是医院,住所两点一线。就好像我的生命中没有出现过云中鹤这个妖,不乱问,不乱讲,不乱做。

现在,除了发呆的时间多了一些,其他没有变化,我很好。虽然,我承认,这样很残忍,眼睁睁看着一个朋友的死亡。但是一个我能做什么呢?我连是谁带走了他,带去哪,出于什么原因我都不知道。

其实,我知道,越清楚,越痛苦。

现在最焦虑的应该是洪思聪吧。联系之前他在云中鹤病房里说的,他应该比其他人更迫切得到云中鹤手中的资资料。那些带走云中鹤的人是云中鹤的政敌,未必不是洪思聪的政敌。洪思聪现在要保的不仅仅是我的朋友,还有他自己……吧。

为了不让自己在这样胡思乱想下去,我约了大学时期的好友去逛逛街,散散心。
我的好友是个学霸,毕了业就去为政府机关服务了,明明是一个寝室住的,一个老师教的,我只能在郊区整日和精神病人作伴,人家就可以为妖界的医学奉献,同样是妖,差别不要太大。

听着我的调笑好友不禁笑了起来,她最近刚刚完成一个大项目,她听前辈们说前几年的时候一直处于瓶颈,不过2个月前有了一批新资料和数据,一下子突破瓶颈。困扰多年的问题基本上可能解决了。她们那块做完了,剩下的就交给核心部门收尾了。
席间她一直得意洋洋向我炫耀,说这是一个可以改变妖界命运的大贡献。

两个月,资料和数据,有关妖界……这些关键词让我不由得想起一个人。一个越来越不好的念头在我心里不停滋长。

评论(2)
热度(14)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