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天空·鸟

我听好友说着,一边和她碰杯,我知道好友的酒品一直不好,从大学就是这样。

从她酒后的只言片语中,我的问题渐渐有了答案。回家的路上我慢慢梳理和消化着一个有关改善半妖基因,提升妖界实力的一个巨大医学项目。

因为当前人妖恋的合法化,造成越来越多的半妖基因问题,加之妖精的珍惜品种濒临灭绝似的当局如坐针毡。一些人开始指责洪思聪当年为一己之私随便通过人妖恋,要求禁止人妖恋。还有一些则发现一些半妖的能力要比纯种的妖怪更强大。这对提升妖界实力有极大的帮助。不过,半妖不好控制,发育不好他们面临着失控的问题。所以,半妖基因的如何扬长避短成为政治家关注的对象。

好友说,前辈们其实偷偷研究过一些半妖,不过都是一些失控半妖数据过于单一。他们这次好像就是因为有了大量的数组资料,和完美活体才能顺利完成。

我想起之前看到的新闻,云中鹤在在任期间就成研究过关于基因的新闻。心中的疑惑已冉消失。

那云中鹤去了哪里?

我试探着问好友,有没有见过一只秃鹫。她笑到,这我可没有见过,不过他们说中心那里有一个实验品,翅膀五米长。不知道是什么妖。

看着已经睡熟了好友,我坐在那里有点儿想哭,却笑了出来。

一周后的雨天,我坐在床边,看着窗外,因为是喜欢看着天空,我租了一个顶层。视野广阔,没什么阻挡。

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我看见远处天空上有一个黑影,愈来愈近。我的心脏不禁狂跳起来,我知道我在期待什么。

等到近处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形出现在我家窗外,我跑到天台把他带到房间里。

看着他还活着。我一时之间百感交集,他依旧穿着病号服,因为更瘦弱,显得空荡荡的。脸上多了一些伤痕,他变得神情也比以前严肃,有些陌生。但我管不了很多,我的朋友他还活着这就够了。

我们就这样傻傻地站在屋子里,浑身都湿漉漉的。过了好久,我打破了沉寂。

“你……你的翅膀真的好大,好漂亮啊。”
说实话,我不知道说什么,我知道一切都是多余的。

他轻轻的点了头,然后从怀里抱出一个被衣服包裹着的圆鼓鼓的东西。交给了我。

我慢慢把外边的衣服拆开,露出来的是一个蛋。

“这个……是……”

“交给你了,一个欠了一只猫很久很久的承诺。这是我最后的交代了。”他的声音很低,带着令人沉迷的混响。

我预感有什么不得事情会发生,我郑重的接过那颗蛋。答应了他。
他让我帮他拿个毛巾,他说湿漉漉的不舒服。等我从浴室出来,屋里除了一地的黑羽,就什么也没有了。

3天后,从蛋里爬出来的一只带着翅膀的美短,或者说一只斯芬克斯?什么奇怪物种,算了妈妈给你起名就叫小芬好了。

人们从来没有看见过秃鹫的尸体,在它们预感到自己即将死亡之时,会一直拼命往高空飞去,一直朝着太阳上方,腾空万里,直到太阳和气流把它的躯体消融一尽。

万物有灵,它们随风而来,乘风而去。
在世间,不留一点痕迹。

——————————————

完结了。自己给自己撒个花。

一开始只想写一个旁观聪鹤甜甜的谈恋爱的小故事。
没想到……由于文笔渣的问题……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长……

变成一个无法控制的这个……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宝贝们~来亲亲😚

评论(8)
热度(13)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