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楚白]客官,您里边请!

***小学生文笔
***就想写一个前任相见,有豁然理解,然后放下的小故事。
***相忘于江湖,也是一种he嘛。
     
正文

       神机妙算如楚留香也不是每件事都能算出的。
        就比如他没算出因为连下了7天的大雨的缘故,把他原定的路给淹了,使得他不得不借道而行。
      
       原本,楚留香是不会经过这七俠镇的。
      人算不如天算,楚留香还是来了这七侠镇,站在了同福客栈的门口。
说起七侠镇,它呢。不大不小,一个知县,一个师爷,两个捕快,衙役若干,简简单单,构成了主要行政机关。住户也就那么几十家,也没什么流动性,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街坊。
而楚留香所站的同福客栈是这七侠镇最大的客栈,也是这方圆百里最大最好的客栈——是向刚才那位大婶打听的。
      
        木质的招牌,半旧的大门,门前有两块青石板,被扫的很干净,但还是有沙子——毕竟是土路。门口附近有个乞丐窝,但不见那乞丐影儿,想必是去行乞了。
楚留香不由自主的用手挠了挠鼻子,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动作。每次他很为难,或者思考的时候他都会这样,不少人都知道他这个习惯,多年前还曾被一个家伙说是强行装帅。

       此时的楚留香很是为难,他觉得刚刚那位大婶骗了他,这家客栈也只有面积上是方圆最大的,最好……恕他不敢恭维,勉强算是整洁。楚留香一项是个讲究的人,单从他一身衣服便能看出,一身雪白衣衫,虽是全白,但仍有暗纹,全然不见一丝泥乱,腰间的佩环质地通透,足上的靴更是做工考究。如此一来这家客栈,可是令他有些难办。

      正当楚留香上前一步的时候,他听见客栈里穿出了吵闹声和武斗声。他自认是一个知趣的人,此时还是不进为妙。可他却又是个好奇的人,想看看这小地方的小客栈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后他一只脚施力,点起,纵身一跃便到了屋顶,转身,整理衣襟,然后从容坐下。
楚留香的听力一向很好。
只听,屋里传来一阵吵闹声。

屋内

       佟湘玉伴随着五岳盟主的嚎叫声中拽着莫小贝的耳朵,到了大堂。把她拎到长桌面前,然后开始说话:“来,莫小贝,你说这弹弓是谁给你做的?”
       莫小贝一路嚎叫自然把全店伙计都吸引过来了。

        白展堂给小贝揉了揉耳朵然后说,“贝啊!你咋又惹你嫂子生气了,咋回事儿啊!”

        “咋回事儿,还咋回事儿嘛,她都要把人家邱小东眼睛给打瞎嘞!”说完扇了几下扇子,然后又因为气氛放下了。

       “没打瞎,我就打到他额头了!离眼睛远着呢!没那么夸张。那大夫不都说没事了吗?”叛逆期的少女忍不住还了几下嘴。

       “你还敢顶嘴,说!那个弹弓是谁给你做的!说!说不出来,你今天晚上别想吃饭。明天也呗想了!”

       “不吃就不吃谁稀罕啊!”说完就跑了出去。

       “那啥,掌柜的,我去追追她。”李大嘴看见小贝跑了,就连忙找机会离开这是非之地。赶紧跑吧!这弹弓的牛筋绳可是他搞得。

        等李大嘴跑了以后,佟湘玉环视她剩余的伙计们,然后,绽出一个吓坏孩子的可怖笑容。

       “说吧,这木头是谁给他削的,小郭你说说。”把目光移到了客栈里唯一的杂役身上。

      “呵呵呵,掌柜的,这……我……弹弓是老白给小贝的。”郭女侠二话不说,就把自己战友出买了,赶快逃开。

       “白展堂,你!”

       “掌柜的,你听我说,我就是一个传递的,罪不至死,话说那东西是秀才设计的”说吧,就消失无踪。

        “吕轻候,你,不是我,不是我,我就是花了个图,没东西也做不了,你找大嘴,牛筋绳是他找的。”说完也赶紧跑路。
等可怜的佟湘玉准备找李大嘴时,那还有什么人影,早就和小贝跑不见了。

      “你们都给我回来,回来!!”

       “呵呵呵”

       等楚留香在房顶听完之后不禁笑了出来。

       “戏看的差不多就行了啊!”一个声音从楚留香的身后穿出。那个人便是刚刚屋内的跑堂,楚留香的故友,闻名天下的盗圣白展堂,应该说是白玉汤更贴切。

        楚留香当然知道有人站在他身后,而且他也知道这个人是谁。过了一会儿便从容起身,转身,抬头看,双目相触。不忍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只见他一身棉布衣,有些被洗的发旧。没有了当初少年时的狂妄与凌厉。岁月给了他沉稳,让他学会了内敛,给人的感觉更亲切,可靠了。

      良久,楚留香才说话。

        “小白,好久不见了。”想要再说些什么,比如说你怎么在这?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你……喉头动了动,伸手挠了挠鼻子,还是作罢。

因为不需要。

他知道答案,他也知道他想说什么。

       “是啊!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爱耍帅,绑了个佩环十几里都能听见,叮当作响让人不注意都不行啊! ”他将双手从胸前放下,前进了几步道了道“楚大哥!”

       两个人距离拉进了些,这个距离好像那年中秋节第一次见的他们一起在将军府屋顶赏月的距离。又好像他们从前一起喝酒的距离。到底是哪个,时间也记不清了。

       “行了,别在这傻站着了!进去吧。好久不见,咱哥俩叙叙旧,今晚一醉方休。”

       “好啊!那你带路吧!”

两个人如同点水蜻蜓一般落地。

         白展堂站在楚留香前面几步,甩了甩毛巾然后扬起一个微笑说

“客官,您里边请!”

说罢,两个人进入了客栈里。

……end……

评论(19)
热度(49)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