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中秋夜·秘密(r18)

***私设楚留香比白展堂大
***小学生第一次开车
***强开车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今儿个是中秋佳节,圆月高挂,上至皇帝,下至百姓,都会在今日赏月。或饮酒作乐,或邀借相思。

连盗界中两位翘楚,都没能免落俗套。
而且,他们还做了一件难忘终身的事情……

京城,悦来客栈屋顶

一个年轻人坐在屋顶上,喝着酒。
“小白,有好酒不一起分享,不够朋友啊!”
说话的人,一袭白衣, 在月华的照耀下,撒上了一层朦胧,恍如谪仙一般。

那人不是别人,就是“强盗中的大元帅,流氓中的佳公子”盗帅——楚留香。

而那个坐在屋顶上喝酒的年轻人,也非同一般,初出江湖,盗九龙杯,窃贵妃镜,逼得四大贼王退隐江湖的——盗圣白玉汤。

这盗界一帅一圣,一月前在京城内的镇远将军府相遇,比了一夜轻功,竟因此成了好友。
想来也是不可思议,但又在情理之中。两人年纪相仿,又都是少年成名,自然有了不少情意。
“就算我不告诉你,你自己不也找来了吗?”说着白玉汤摇了摇手中的酒瓶,接着说,“再说你,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盗帅什么酒没有喝过。非得惦记我手里这瓶干嘛?”
这酒楚留香也不是非喝不可,他本就不是什么酒鬼,也不想他那个嗜酒如命的发小一样贪杯。可是他现在却玩心大起,想要逗一逗他这个新朋友。说实话,他很喜欢看到白玉汤气鼓鼓却无可奈何的样子。很有趣。

说时迟那时快,楚留香一步向前,一抹白影闪过,他便直直地站在白玉汤的面前。伸出手,便要夺酒。白玉汤反应很快,只见他快速起身,后退了数步,纵身后跃,拉开了几丈距离。二人动作恍若行云流水一般。

两人竟在这较量起来了——因为区区的一坛酒。
想来还真是少年心性。一个22岁,一个17岁,说来也是真真的少年。

较量一番之后,也不知道最后酒入谁口。这一坛酒自然是不能满足他们俩的,之后他们便在客栈大堂里喝醉了。

三巡之后。

“小白,你能不能好好走路啊!”楚留香此时全然没有刚刚的淡定自若,因为他现在扶着一个人,一个和他身形相仿的酒鬼。谁扶着一个不肯老实走路的酒鬼,谁都走不好的,楚留香自然。

“楚…留香……呃…我跟你…跟你说……,要…不是……我顶风跑…你…不一定能赢我…我……呃……”
楚留香现在有点头疼,他没有想到白玉汤的酒品这么差——其实也不是很差,只是楚留香的酒量比常人好那么一点点。

“好好好,你说得对。是你赢了,不要再乱翻了。”

好不容易将胡乱讲的醉鬼扶到床上,楚留香刚刚要离开,却被人拉住了手腕。
“别走……别…”

“小白………”
楚留香靠近。
“娘…娘…玉汤……想…” 床上人把楚留香的手腕抓的更近了。
原来是想娘亲了,到底是半大的孩子,又是这团圆节免不得如此。楚留香顺势坐在床边,任由床上的人拉着他,说着什么思念话。

屋里暗暗的,没有掌灯。但今晚月色很好,月光撒在屋里,增添几分绮丽感。

楚留香不由得仔细打量起床上的少年。17岁的年,刚脱稚气,眉目间增添了几分少年的无畏和本性的柔软。有些婴儿肥,白皙的皮肤。一双丹凤眼,现在微闭,眼角上调,鼻子又挺又漂亮,不得不说白玉汤生的很好看。

其实楚留香第一次看到白玉汤还以为他是那家偷跑出来的大小姐,全然不见盗贼的猥琐。不过他没敢说,他怕他的小白兄弟生气。

怕是让人盯得紧了,床上的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过了一会儿,竟痴痴的笑了出来,

“小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楚留香此时有些哭笑不得。但不禁玩心大起,靠到白玉汤的耳边,对他说,

“是吗,有多好看啊~”

走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6890802179856

评论(14)
热度(124)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