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青楼吟(上)R18

****楚白衍生,楚留香x席方平

****小学生文笔,有车,有车,有车,不喜勿入

****感谢二大爷的特出

        @二大爷(假装能艾特)

南馆是京城里最大的妓馆,楚留香算是常客,就算他不是常客想必也没人会忽视他。

一身做工精巧的服饰,足上的靴子,就连手上扇子的扇坠无疑不显示出来人的身份高贵。遇到这样的客人,凡是有一点点聪明的老鸨都不会给他介绍粗鄙的姑娘或者小倌。自然,南馆的老鸨是个聪明人,还是个擅长投其所好的聪明人。

“楚公子,您来了!好久不见了!姑娘们都一直和我抱怨说怎么许久不见您来了。”老鸨一看到楚留香进入大堂就戴着满脸的笑容殷勤地围过来了。

“是啊,宋妈妈。好久不见。”楚留香也笑着回应道,好似两个人有多么熟一样。有多熟呢,不过是金钱熟悉而已。

“真是巧了,我这馆子里前几天来了一批新人,里面个个都是上层姿色,我这都给楚公子您留着呢!”宋妈妈这话半真半假,来了一批新人是真,可给楚留香留着的这话是假。之所以,迟迟没有送到贵人家,是因为其中有几个硬骨头,不过在用些手段之后就剩下一个了。

南馆是这京城最大的馆子,表面上的运作是极有条理的,极“公平”的,有靠才艺吸引客人的,有靠肉体吸引客人的。看似自由,可有那个老板不愿意多赚些钱。暗地里不知使了多少手段,比那些小馆子还狠毒不知多少倍。所以在这里的有哪个姑娘、小倌没和客人过过夜的。

宋妈妈看了看香帅,媚眼转了转,心生一计。一边引着楚留香去二楼,一边说到,“香帅,可知道湘地巡抚被抄家一事吗?”

楚留香收起了扇子,看向宋妈妈说,“是你说那个席大人的案子吗?”

楚留香到时听说过那位席大人,是个有名的清官,最后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令人唏嘘不已。

“对,对,就是那个案子。”没等楚留香回话,宋妈妈便接着说了下去,“诶呦,是啊,一大家子死的死,流放的流放。这还不算什么,最要说的是他家那个小公子,听说公然辱骂圣上,那大人物一生气就把他……”

“妈妈,可是“救”了他。”楚留香没等他说完就把话接了下去。

“算不上救,就是就是让他免受去到那西北之苦。”宋妈妈接着靠近楚留香,神秘兮兮地说“香帅可是要看看他。”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楚留香不是那种笨蛋。可他这会就像当一次笨蛋,他确实是风流,不过他更喜欢那暖香玉似得娇滴滴的姑娘,男子嘛…他还没想过。

宋妈妈是个老油条,看见楚留香这样多半是没有说服他。接着又说到“那小公子虽只有16岁,身材小小的,但唇红齿白美得不得了,就是我年轻的时候怕是也比不了。”这老鸨年轻时也是一个极美的人,从眉眼之间还能看出来当年的风韵。其实也谈不上老,不过是四十几岁,但和16岁的少年比怕是比不得的。

话说到这里,楚留香到想看看这位小公子了,毕竟一个女人,一个曾经非常美艳的女人,能夸奖其他人是很少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男子。

“既然妈妈这么说了,那便请妈妈准备一间清净的房间。”楚留香唇角上扬半笑说到。

“自然,自然,香帅那就老规矩,天字一号上房。”

走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0173222565033

评论(23)
热度(90)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