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青楼吟(下) R18

****本文有强x情节,不喜勿入,勿入勿入

****看文之前和我默念,二大爷是个正人君子,二大爷是个正人君子,二大爷是个正人君子……

****感谢二大爷和小诺地特出😘😘😘

事情要追溯到5天前。

“你们知道吗?前些天南馆来了一批新人,听说个个长得都是上品啊!”

茶馆内一名茶客兴致勃勃地说起此事,不禁眉飞色舞,唾沫横飞。

他的言论引起了其他人的好奇,一群人围了上来。

“你那是不知道,那天我路过南馆,远远地看见一个个那是盘正条顺。听说都是来自南方,不是说那里水土养人嘛,说的可真是不错。”茶客接着说到。

“不过这南馆里的人见一面可是不容易,要是想一吻芳泽更是要挥掷不菲啊!”围观的人感叹道,“我们怕是无福享受了。”

“这次新人里据说还有几个男子,其中一个还是巡抚的嫡子。”又一个茶客说道。

“我也听说了,听说的巡抚得罪了不该得罪的,被砍了脑袋还抄了家。啧啧啧……”

“好像是,他那小儿子公开辱骂朝廷大元,被贬入贱籍,所以到我们这来了。”

“不是说他那小公子长得面若好女,十六七岁的年纪,已经出挑的比皇帝后宫里的妃子还标准吗?”
看客们谈论的声音不断增大。

“有多标致啊!”茶馆的坐席前排出传来慵懒的声音。

“我跟你说……”那人还想继续说下去,却好似想起什么似的,一抬头就看见了说话的人。急急忙忙的跑走了。而其他人看见那人也纷纷散去。一时之间嘈杂的茶馆大厅竟变得鸦雀无声。

只见说话的人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逼人,一身枣红锦袍,服饰极是华贵,俨然是一位富贵王孙。可是眉角出露着些徐邪气,使人不由得仓皇逃窜。

男子招了招手,一个侍从穿着的人便立刻立在男子身侧。

“阿诺,去给爷打听打听。”

阿诺是从小侍候他家少爷的的自然知道他家少爷的心思,得了令,便快步往南馆方向走去。

这男子不是旁人,而是那京城里赫赫有名的沈家二公子。这沈家三代为官,到了沈二公子他父亲那代他两个叔父仍在朝为官,不过他父亲却转去做商。他父亲一共有六个子女,却只有他一个儿子,难免有些偏爱这唯一的儿子。再加之家事显赫,使得沈二公子从小时的骄横越来越过分,变成了到现在的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所以京城人送了他一个诨名,沈二爷。

一炷香之后,阿诺回来了。向沈二爷汇报打听到的事。

“我说本少爷昨儿去这么没见到美人儿呢,原来是让宋妈妈给藏起来了,她一个老鸨子真是太不像话了!”

沈二爷气愤的将手中的杯子摔掉。吓得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爷,要不您亲自去看看。”阿诺小声的说道。

“走!”

大手一挥,沈二爷带着他一干奴仆浩浩荡荡冲向南馆。

----

南馆

现在还只是下午时分,南馆的人不多,宋妈妈老远就看见了沈二爷一干人。

虽苦恼不已,但还是要乐呵呵地侍候好这尊大佛。看见他们走进立刻堆了一个笑脸,走上前。

“这不是二爷吗?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们这姑娘还没有起呢!二爷想叫谁,我去给您叫,您先去上房休息一下。”

“宋妈妈”沈二公子看向宋妈妈,看得宋妈妈直发颤,“本公子我今天找到可不是什么姑娘花魁,而是席、方、平、”

宋妈妈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她可了解这位爷的脾气。从小家里宠惯了,什么都要最好的,而且最讨厌别人欺瞒他。这席方平这事儿自己算是瞒了他了,可这么也不能怪她,那席方平不肯就范,寻死好几回。自己只能借楚留香来调教他,让他乖乖听话——毕竟没人能拒绝楚留香不是吗?可没想到楚留香将席方平给包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所以一直没和这位爷说,没想到却让这位爷自己知道了。

“二爷,这席方平是个男子,硬邦邦的,哪有翠翠她们暖嫩啊!而且又是个罪人,不是怕脏了您的眼吗?所以就没把他带给您。再说让人给包了,不接待其他人的。我把馆子里其他的雏儿给您带来瞧瞧,这么样?”

宋妈妈希望自己这套说辞能够说服的位大爷。可是她失败了。

-----

当沈二爷闯进席方平房内时,席方平刚刚洗完浴,正在穿衣。

刚刚洗过澡的房间里,有些雾气腾腾。因为席方平是男子,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来他的屋子,所以他今天并没有设屏风。

沈二公子一进来就看见这样的席方平。黑长的发好似海藻一样,随意垂在肩上。纤细的身体隐藏在宽大的浴衣之下,那不堪一握的腰身,胸前的美好,若隐若现,分外诱惑。可能是刚刚洗过澡的缘故,脸上有这不同往日的潮红。凤眼中光彩流转,因为受到惊吓,又有些盈盈水波,好似林中小鹿那么可爱,那么引起其他人的征服欲…

沈二公子虽阅女无数,但看到这样的席方平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好美…”

和沈二公子一起反应的还有他下身的小兄弟。
沈二公子喉咙上下动了动,招了招手,示意手下人退出去。自己便一步一步逼近席方平,眼神好似那看到鲜肉的恶狼,恨不得讲席方平吃干抹净,连渣都不剩。当然他也的确怎么做了。

话说这席方平,听妈妈说今晚楚留香会来,所以他便洗个澡,整理一下自己,毕竟楚留香是他在这里为数不多认识的人,而且自己还和他……
席方平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奇怪,明明和楚留香只是单纯的朋友,但有时两个人不小心的肢体接触,自己居然会无法控制的脸红。就像是今天听见楚留香要来的消息,自己心里居然有些雀跃。

自己可能是病了吧…
(作者有话说:不,平儿,你只是恋爱了╮(╯▽╰)╭)

现在看见满脸猥琐的沈二爷一步一步靠近自己,席方平下意识往后退,退到无路可退的地方,便跌坐在床上。

走链接

https://m.weibo.cn/3916823712/4100898751306076

评论(24)
热度(68)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