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记一次失败的反攻

  
没错……我刹车了……

是夜,同福客栈的二楼客房里。

“嗯…啊……你…你慢点儿……”

看见身上人没回应,反倒有加快的架势,又说了一句,

“楚留香,老子让你慢点儿……”

“玉汤~”

楚留香靠近已经敏感的白展堂,恶意地在白展堂的耳边轻轻用气声接着说到,

“你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吗……”

看见身下的人不自觉的战栗,楚留香勾了勾唇,活像只千年的狐狸。

白展堂看见这样的楚留香,心里暗暗诉苦道,怎么惹上这只老狐狸了呢!

事情要追溯到白展堂和郭芙蓉聊天。小郭一句话刺痛了白展堂那颗少男之心。

“他是盗帅,你还是盗圣呢!你就甘心被他压吗?”
你甘心被他压吗?
甘心吗?
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了!他,白展堂怎么说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在江湖上也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凭什么就让他楚留香给压了!

不行,老子要反攻!!!

——————————地点分割线——————————

晚饭时分,楚留香就看见一脸殷勤的白玉汤端着晚饭进来,不,现在应该称白展堂。

“哟~客官,还没吃晚饭,来这是本店的附赠。”

“玉汤,这是你做的吗?”

白展堂连忙上前要捂住楚留香的嘴,
“诶呦我的哥啊!跟你说多少遍了!在这儿要叫我白展堂,白玉汤是谁,我可不知道啊!我都退隐了你可别给我惹事儿!”

楚留香连说着好,看着气鼓鼓的白展堂坐在自己桌子旁边,好似一只小动物,不禁要给他顺顺毛。
“行了,不叫了。我估摸着你也没吃,你也一起来点儿吧!”

谁知白展堂连忙说到“不不不,你自己吃吧,我可不敢吃。”

聪明如楚留香会猜不到什么端倪吗?

白展堂可能觉得自己的反应太过反常了,就补救这说道,
“你不知道,我们这掌柜的扣着呢!我这要在你这吃点儿,她非得把我月钱扣光不可。”

楚留香装作没看见白展堂演技的漏洞百出,一边自顾自的喝起酒,吃着菜,一边用内力将药逼出去。

没错,白展堂在菜和酒里放了药——春药。

楚留香一直在心里摇头,在平静的地方待久了,玉汤的警惕性怎么这么差了。这样的劣质药他怎么能中招。

白展堂看时机差不多了,对楚留香身后一指,说了一句,“看!”

趁楚留香回头的功夫,一招葵花点穴手,将楚留香直直点住。

楚留香慢悠悠的说到,“小白,你这是做什么。”

语气极为平静,仿佛被点住的不是他一般。眼睛看向白展堂,如果白展堂再看还能看见楚留香眼中的隐藏的笑意。

不过,此时此刻的白展堂已经是处在极其兴奋,极其喜悦的状态。根本没那功夫。

“干什么?当然是反攻了!楚留香,今儿,你白爷让你知道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乖乖叫相公吧!”

白展堂便将楚留香横抱上床。三下五除二,就褪去自己和楚留香的衣衫,坦诚相见。

两人现在都有些微喘。

床上,白展堂骑在楚留香的身上,看着楚留香健骁的身型,因为常年在海边的缘故,皮肤是好看的古铜色。再配上楚留香有些潮红的脸,白展堂喉头上下动了动,
心里不由得想到,“真TM性感。”

然后附身吻下去,白展堂是第一次主动吻一个人,这个吻显得有些青涩的生疏,却意外的可爱。

一吻过后,白展堂对楚留香说道

“楚啊~你要是叫我一声相公,我就放过你~”

一边说一边手还有向下的趋势。

楚留香笑着说道
“我要是不叫呢~你能把我怎么样~嗯~”

“那我就真的的上了你,我白玉汤说道做到。”然后手坏坏的摸了一下楚留香的小兄弟。
“你知道的,我言出必行。你现在动不了还是束手就擒吧!”

楚留香看到这样的白展堂有些恍惚,却又很是熟悉。这样恋人才是他认识的,骄傲,有些少年心性的小坏,而不是一脸的卑躬屈膝。

“既然这样,我只能……”
楚留香说话声越来越小,为了听清白展堂不得不更加靠近他,殊不知这样就中了楚留香的“诡计”了。

楚留香点住了白展堂的几处大穴,然后翻身将白展堂压在身下。这一系列动作做完仅仅一瞬间。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里,两个人的形式发生了变化。

白展堂前一分钟还在洋洋自得,现在他的眼中有些慌乱。而楚留香依旧是待着笑意,眼中的得意现在彻底显现出来了。

“看起来,我好像还能动啊。”楚留香说完还像报仇一样,摸了白展堂一把,“或许是你点穴的功夫不到家,也有可能是你太心疼我不忍心下重手。”

白展堂暗道不好。连忙赔了笑脸,赶紧说

“楚~,楚大哥,香帅,你看我这不和你开个玩笑嘛,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你看,我这楼下还有活儿呢!嘿嘿嘿嘿”

“刚刚下药的时候怎么不想呢~玉汤~你调皮了~”
楚留香一步步逼近他,每一次靠近都是对白展堂敏感处的挑逗……

“现在求饶

晚了……”

即便最后白展堂把“好哥哥,好相公”叫了无数次楚留香也没有饶过他。

一夜耕耘。

-------------------清晨分割线--------------------

楚留香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恋人,可把他折腾惨了,怀着笑意,细心地帮他收拾鬓角的发,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白展堂,仿佛动一下怀里的人就会消失。

这五年里他无时无刻不想着他,每到那个时候他都会抱怨着白玉汤的狠心。所以一听见白玉汤的消息,他便立刻怀着对白玉汤的思念,来到这七侠小镇,发现曾经的意气风发的恋人变成市井小民;从威风八面的盗圣到看见谁都点头哈腰的小跑堂;从白玉汤到白展堂。

不过这都不重要,还是他就好。

我们会有很美好的将来,对吧,展堂。



























评论(12)
热度(88)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