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相见欢


房间里,是故人的偶然相聚。

陵越再一次遇到陵端是在两人东海边之别的十四年之后。

今年陵越三十三岁,是天墉城掌门。无论是在修仙界修仙者口中,还是在山下百姓言论中,陵越这个掌门做的都是无可挑剔,当的“榜样”二字。

陵端比陵越小上一岁,今年应该是三十二岁,但是他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保养的很好。
但是已经很久没有人叫他陵端了,因为他多年前已经被逐出师门。现在大家都称他为“林老板”或者干脆叫一声“爷”。

和陵越的万人仰慕不同,他现在是吴地最大风流场的老板,干的是让人买儿买女,逼良为娼的勾当。

人们会当面笑莹莹,狗腿一般地叫他“爷”。而在背地里,他们会嘴角下撇,从鼻子里发出“哼”的声音,眼里充满鄙夷,不屑。

这些陵端都是知道的,不过这和他这些年所经历的事情相比都不算什么。

而且在别人眼中,他陵端从来都不是个好人。

尤其是在他这位大师兄的眼中,而陵端也是最最厌恶他这位表面上看起来道貌岸然正直无比,但实际上却是偏心自私到极致的大师兄。

真的很厌恶吗?

想当年,陵端4岁刚刚上山的时候,他对这位比他大一岁的师兄是喜欢的不得了的。整天黏在陵越的身后,像一条小尾巴一样,忍谁也拆不开。

虽然都是师傅们从山下捡来的孩子,相对于陵越的少年老成,陵端还很有孩童心性的,没事的时候就爱缠着陵越,让他陪他玩、讲故事,甚至在下雨的时候会偷偷爬上陵越的床上。

陵越虽然看起来很不近人情,但每到遇到陵端的撒娇,他也不恼,还会尽可能会满足陵端的小要求,下山的时候,还给陵端带一些小玩意儿。

那时候陵越对陵端真的很好,陵端对陵越也很好。

每次从函素那里得了什么好吃的,新玩意儿,陵端虽然很馋,但也要坐在陵越房间门口等陵越回来一起吃,连小师妹要的时候,也不给。

那段时光是陵端最幸福的时候。
也是他唯一幸福的时光。

每每在蜷缩冰冷马厩、或者是四面漏风的破庙里,还是强忍恶心任那些肥头猥琐的客人在身上驰骋的时候,他都会想到陵越,想到陵越的好。

是什么时候变成相看两厌的地步呢?

这个时候陵端会回想到那个怪物百里屠苏,会想到已经死去的肇临,会想到自己的小师妹,也会想到陵越。

在陵端陷入回想中,陵越首先打破平静。

“陵端,放了那个孩子。”

陵越说完直直地看向,正品着香茗的陵端。他看了看对面的人,从头到脚皆是一派考究,连倚在桌面的手杖也是价格不菲。看起来他这些年应该是过得很好。

陵端听了陵越说完话,不由得在心里暗笑,这么多年过去陵越还是一点儿都没变,说话还是怎么直楞,不通世故,讨人厌恶。

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悠悠的放下茶杯,说道

“仙师,我是个生意人,那孩子是他舅舅卖到我这里来的,我是花了银子的。而且我也答应客人明日要送到他府上去的,毁约的话,我可是要赔钱的啊!”

“陵端,你怎么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逼良为娼,你这简直是愧对师祖教诲。难道这些年你都是这样做的吗?你可考虑到那些被你拆散的家庭,那些可怜的孩子。”

陵越看他不以为然,语气轻佻,更是气的要命。

自己今日在从蜀山回来,路过此地,从几个妓院打手手下救下了一个瘦弱的男孩儿。刚刚要将男孩儿带走,却在巷口处看见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

“仙师,不要在我面前提什么师祖教诲,什么大道理,我不信。”

我这么多年受尽屈辱,在被人强迫的时候,一次次出逃失败,别人殴打,侮辱。那时候,我多希望你能念在多年同门之情,能来寻我,可是你在哪里!

你知道吗?我曾无数次在梦中梦见,你来救我了,抱着我说没有事了,师兄来了,就像小时候你做过的那样。可是每次都是梦境。

我一开始都会怨你,百里屠苏是你师弟,我陵端就不是吗?

“你……”

陵越看着陵端,气的说不出来话,小的时候明明很好的……很好的……那么乖,那么听话。
会甜甜的叫自己“师兄”,会跟在自己身后,对自己笑,露出深深的酒窝,可爱极了。

陵越一直坚信,这个自己看大的孩子,能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可靠之人。

所以在屠苏来了之后,就开始放手,让他自己长大,不再依靠自己。

可是,事情和他想象的不一样,陵端是在慢慢长大,可他却越来越疏离自己,从冷漠到抵触。

不仅如此还拉帮结派带人排挤屠苏。最后走至歧途,被逐出师门。

不过他还是相信以陵端的本事,在那里他都可以过得很好。

可是如今的多年后的重逢,竟变得如此不堪。

让他不由得心痛。

“还有,请叫我林老板,这世上没有并无陵端。仙师无事便请回吧。”

陵端撇了一眼对面人。心道,

又是这副表情,以前也是,现在也是。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却非要做捍道者。
自以为是。

这场重逢便不欢而散。

最后的结果是陵越出了钱,赎了人。

会途的路上,陵越收了男孩当弟子,赐了名字。

其实陵越将男孩收入座下是有原因的,男孩的那双眼睛,像极了小时候的陵端。

看着前面奋力爬着天梯的弟子,陵越恍惚见回到几十年前,不禁喊到,

“端儿,慢点儿!”


写的比较草率,意识流(其实就是文笔问题,捂脸)。

本文主要就是越端两个人的思维矛盾。

一个盲目相信,一个过分偏执。

“剪不断理还乱”的那种。

其实如果说开了就he。

就这样吧。






评论(24)
热度(70)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