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旅人记


我应该算是一个旅人,一个平常的旅人。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不少人,听过不少故事。
我并不是天生爱漂泊的人。
只是没有什么能让我停下脚步,于是我选择,继续走下去。

今天是清明节,四月时分多少有点凉。我紧了紧衣服,背着我的行李,走上了过河的船。

船很大,船主是个很好的大爷,对每个上船的人都笑莹莹的,人缘很不错的样子——每一个上船的人都会亲近的和他打招呼。

我并不是很意外,因为他不收我们的坐船钱。

上了船,我坐在一个偏前的靠边的位置上。这里视野很好,可以清晰看到河面和对岸的风景。河上一篇雾蒙蒙的样子,有几只水鸟飞过。让我想起我认识的一个人。

我望着外边失神望着,船主看出我不是本地人,便笑呵呵地问我“小姑娘,要去哪里啊?”我礼貌性地回答道,过河去对面的镇子。

我没有骗他,我坐船自然是要去河对面,自然我也没有回答他,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上船的人很多,我不由得感叹一句。

一个男子接了我的话兴致勃勃地说道“之前葛大爷只有一艘小船,根本渡不了这么多的人,现在方便多了。”在我没有留神的时候,我旁边已经坐了一个人。一个男子,一身粗布衣,袖口出有些磨损,前襟蹭了些油渍,长得很不错,二十六七的样子,不算年轻了,若是十七八岁正值青春年纪时,一定会是京城里大家小姐们的梦中情人的。

“是他突然间发了大财吗?”能买得起这么大的一艘船自然要花费不少。看着船主也不像能随意给自己换一艘大船的人。

男子看我回了话,正色说道“那是前几年我们这里有个闹得很凶的雌雄双煞的事儿……”

看他的样子我有些忍俊不禁了,那起势的样子好像茶馆里说书的。不过听他的口音也是奇怪,也不太像这儿的本地人。等他把雌雄双煞弃暗投明的,补偿被害人的故事讲完。我将疑惑提了出来。

果然,他说道自己原来是关外人,少年时期和母亲流浪,在很多地方住过,不过口音一直没有改回来。

接着他问我是不是从京城里出来的。我有些奇怪,回问他,怎么知道的。

他笑着说,“你这身儿衣服是京城锦坊斋最时兴的款式,脚下的鞋子是月蜀阁的,脸上的胭脂也是兰香馆最贵的。这些店只有京城有别无分号再加上姑娘的口音,就八九不离十了。”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都是3年前的款式了。姑娘出来有些时日了。”

他说的不错,我确实是从京城出来的。而且我也毫不避讳的说道,我是逃婚出来的。

他没有想刚才一样接下我的话,沉默了许久,直到我以为他不会再说了,他才慢慢开口,“你真的如坊间说的一样个性十足啊。”

他知道了我是谁,虽然他没说,但是我感受到了。

我现在对他很是意外,也很是奇怪,我的好奇心被激发出来了。一个小地方的人,身上居然能有这么多神秘之处。

我直接地问他,“你是谁?”

“我现在是对面七侠镇的一个客栈里的小跑堂。好巧不巧3年前从京城来到这儿,所以才知道姑娘是京城人。而且姑娘的穿戴都不是平常人家能负担的起的,再有3年前京城里闹得最欢的事就是安定侯的未婚妻逃婚的事情。”

“你说错了,三年前京城闹得欢的有三件事儿,我的逃婚只能算是最不起眼的一件。”

他愣了一下,我没理他,接着说下去“其他两件事发生在同一个晚上,分别是,有人为了盗取白玉如来,夜闯安定侯府,杀了安定侯的两个侍妾,打伤十几个家丁,气的老安定侯病入膏肓。其二便是六扇门大狱遭闯入,差点放出所有犯人。”

风吹过得时候有点凉,我有紧了紧衣服,想到一会儿上岸买一件外套。我转头看了看那个青年,他好像比我还要冷,已经抖起来了。

我也没办法,只好接着说下去,希望船能早些到对岸。

“有传言说夜入杀人的是盗圣,闯入六扇门的那个是盗帅,他们听说是在比赛,好想为了角逐出谁才是黑道统帅。”

“不是这样的……”青年的声音很小,我只依稀听见三两个字。

“你说什么?”我问他。

不过他没接我话,清了清嗓子,看着我问到“那你为什么逃婚,这些和你没有太大关系?而且听说你和现在的安定侯是青梅竹马,感情好的很。而且他好像还舍命救过你。”

听他说,我想起了小时候在河边玩水差点淹死在河中的事情,那条河和这条河差不多,河边也有几只水鸟。我有些恍惚了。

“我是很喜欢他,”我大大方方承认了,但是话锋一转“那是过去,我过去是很想嫁给他,不过我不想以冲喜的方式嫁给他。”

“是为了病入膏肓的老安定侯吗?”我依稀看见青年脸上有些内疚的神情。

“是。不过在离开之后我渐渐想问我到底是喜欢他呢,还是把他当做哥哥呢,我有些搞不清了。”

“我知道,那你还准备回去吗?”青年听见我的这段话,我能看出他对我的话有很强的认同感,他曾经也很纠结一段感情吧,或许现在还纠结之中。

“我不知道,也许吧,但不是现在。”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不应该说喜欢,应该是爱,我真的很爱他,我为了他做了前从来不敢做的事情,他也为我一次次破例他的底线,但是我们还是完全不同的人,加上我的悔恨,我的懦弱,我离开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河外,我从他的眼中仿佛痛苦和一丝细微的甜蜜。

他应该还是很爱他的恋人吧。那我呢,我又没有爱着那个人呢……我不敢接着想。

“这就是你为什么离开京城的原因吗?”我问道。

他点了点头,喉头动了动,“那天我不辞而别,我没敢看他的眼睛,我怕我看他的眼睛我就走不了了。”

“你为什么要离开他呢?仅仅是因为不同吗?这太笼统了。”我不解道,这在我眼里连个理由也不算。即使我离开的时候,在前一天还和他大吵了一架。

“这当然算,一个和你完全不同的人,你们怎么在一起呢?”

“真的完全不同吗?还是有的吧,不然你为什么喜欢他。”

他想了想,“硬算的话只有热爱生命,尊重生命了吧。”然后他自嘲一般的笑了笑。“就好像,我很喜欢现在安定的生活,而他更爱东走西走。我是棵树的话,他应该是风中的飞蓬。我渴望现实,而他却活成了一个传奇。我们还是不同的……”

“你现在真的快乐吗?真的得到你想得到的生活了吗?”我不甘心的问他,我讨厌他这个样子,虽然我们仅仅是萍水客,陌生人,可我认为他不应该这样,起码不能像我一样逃避……

原来,我一直都在逃避……
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他没回答等我,船到站了,我们也要分开了。

再次,他抬头看我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肯定,我好像也得到什么勇气。

我们就这样分别了,我想我的旅行就到这儿就可以了。
下个月就回去吧。

我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但是我看到的那眼睛的一抹坚定是不会错的。

清明船上客,无处再相逢。

------------------------作者啰嗦--------------------

三年前,老白和老楚商量去救白三娘(老白以为他娘他大牢里呢)

就想一个人去闹刚刚得来白玉如来的安定侯府,让六扇门的人马都去那。(就是调虎离山,我表达不清楚。sorry)

没想到,老白玩开了,让人发现了,在事故中是两个侍妾意外致死。

老楚没在大牢里看见老白娘,遇到郭巨侠,忘记关天牢的门了,导致犯人差点越狱。

后来因为内疚和一些问题,老白就走了。

就这样的一个故事。

结局应该是he,即使两个人没有在一起,但是两个人应该可以放下过去,拥抱新人生了。

没了。

评论(2)
热度(19)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