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旅人记


我应该算是一个旅人,一个平常的旅人。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不少人,听过不少故事。
我并不是天生爱漂泊的人。
只是没有什么能让我停下脚步,于是我选择,继续走下去。

今天是清明节,四月时分多少有点凉。我紧了紧衣服,背着我的行李,走上了过河的船。

船很大,船主是个很好的大爷,对每个上船的人都笑莹莹的,人缘很不错的样子——每一个上船的人都会亲近的和他打招呼。

我并不是很意外,因为他不收我们的坐船钱。

上了船,我坐在一个偏前的靠边的位置上。这里视野很好,可以清晰看到河面和对岸的风景。河上一篇雾蒙蒙的样子,有几只水鸟飞过。让我想起我认识的一个人。

我望着外边失神望着,船主看出我不是本地人,便笑呵呵地问...

记一次失败的反攻

  
没错……我刹车了……

是夜,同福客栈的二楼客房里。

“嗯…啊……你…你慢点儿……”

看见身上人没回应,反倒有加快的架势,又说了一句,

“楚留香,老子让你慢点儿……”

“玉汤~”

楚留香靠近已经敏感的白展堂,恶意地在白展堂的耳边轻轻用气声接着说到,

“你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吗……”

看见身下的人不自觉的战栗,楚留香勾了勾唇,活像只千年的狐狸。

白展堂看见这样的楚留香,心里暗暗诉苦道,怎么惹上这只老狐狸了呢!

事情要追溯到白展堂和郭芙蓉聊天。小郭一句话刺痛了白展堂那颗少男之心。

“他是盗帅,你还是盗圣呢!你就甘心被他压吗?”
你甘心被他压吗?
甘心吗?
甘...

回想录

****接上篇(留下你们的小心心好吗?)

楚留香已经醉了三天了,整整三天。其实以楚留香的酒力,多少酒都是喝不醉的,起码这一个地窖的酒是远远不够的。

只不过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罢了。胡铁花一进入地窖就看见爬在桌子上的楚留香。如果这时他要跟人家说这个人是鼎鼎大名的楚留香一定没有人会信他,多半会把他当做傻子,瞎子。

可这个人就是楚留香,江湖传说的香帅。为什么楚留香会颓废如此呢?

胡铁花只是知道三日前楚留香刚刚从一个名叫七侠镇的小地方回来。

江湖如同他的名字一样,一汪洋,江湖人就好似这汪洋里的一尾鱼,每天都会诞生出很多新人,新鲜事,也自然会有许多熟悉的人和故事的的消失。旧的人会淡去直至消失无踪,...

回想录

***诈尸的随笔

***老白单方面回忆向,如果有人看,可能有楚留香的回忆向

***最近神经情绪不太好,欠群里的车,可能会拖好久,但是一定会有的。

七月的晚上,多么闷,今天晚上,像那天晚上,明天晚上也是一样的安安静静……

白展堂开始清晰记得什么事情是从他五岁左右开始的。

四岁之前,他还不叫白什么,甚至都不姓白。依稀记得好像是姓周,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四岁之前的日子,记不太真切。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家里条件很好,生活殷实,吃穿讲究,没有有什么苦。

这也是他对之前生活唯一的感受了,也是白展堂自认为最最安定、享乐的日子了。

四岁之后,他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和他娘亲住在一起了,说是住在...

青楼吟(下) R18

****本文有强x情节,不喜勿入,勿入勿入

****看文之前和我默念,二大爷是个正人君子,二大爷是个正人君子,二大爷是个正人君子……

****感谢二大爷和小诺地特出😘😘😘

事情要追溯到5天前。

“你们知道吗?前些天南馆来了一批新人,听说个个长得都是上品啊!”

茶馆内一名茶客兴致勃勃地说起此事,不禁眉飞色舞,唾沫横飞。

他的言论引起了其他人的好奇,一群人围了上来。

“你那是不知道,那天我路过南馆,远远地看见一个个那是盘正条顺。听说都是来自南方,不是说那里水土养人嘛,说的可真是不错。”茶客接着说到。

“不过这南馆里的人见一面可是不容易,要是想一吻芳泽更是要挥掷不菲啊!”围观的...

青楼吟(上)R18

****楚白衍生,楚留香x席方平

****小学生文笔,有车,有车,有车,不喜勿入

****感谢二大爷的特出

        @二大爷(假装能艾特)

南馆是京城里最大的妓馆,楚留香算是常客,就算他不是常客想必也没人会忽视他。

一身做工精巧的服饰,足上的靴子,就连手上扇子的扇坠无疑不显示出来人的身份高贵。遇到这样的客人,凡是有一点点聪明的老鸨都不会给他介绍粗鄙的姑娘或者小倌。自然,南馆的老鸨是个聪明人,还是个擅长投其所好的聪明人。

“楚公子,您来了!好久不见了!姑娘们都一直和我抱怨说怎么许久不见您来了。”老鸨一看到楚...

中秋夜·秘密(r18)

***私设楚留香比白展堂大
***小学生第一次开车
***强开车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今儿个是中秋佳节,圆月高挂,上至皇帝,下至百姓,都会在今日赏月。或饮酒作乐,或邀借相思。

连盗界中两位翘楚,都没能免落俗套。
而且,他们还做了一件难忘终身的事情……

京城,悦来客栈屋顶

一个年轻人坐在屋顶上,喝着酒。
“小白,有好酒不一起分享,不够朋友啊!”
说话的人,一袭白衣, 在月华的照耀下,撒上了一层朦胧,恍如谪仙一般。

那人不是别人,就是“强盗中的大元帅,流氓中的佳公子”盗帅——楚留香。

而那个坐在屋顶上喝酒的年轻人,也非同一般,初出江湖,盗九龙杯,窃贵妃镜,逼得四大贼王退隐江湖的——盗圣白玉汤...

[楚白]客官,您里边请!

***小学生文笔
***就想写一个前任相见,有豁然理解,然后放下的小故事。
***相忘于江湖,也是一种he嘛。
     
正文

       神机妙算如楚留香也不是每件事都能算出的。
        就比如他没算出因为连下了7天的大雨的缘故,把他原定的路给淹了,使得他不得不借道而行。
      
    ...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