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工作日时间的恋人㈡(abo设定,出轨设定,三观歪)

Words come along to despair,
言语终究只余无望,

And I'm here craving,
我在这里热切期盼着,

for your love to save me,
等待你的爱来拯救我。

有人觉得陵端现在这样的生活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他们说他这是自作自受,自食其果。

“那也一定是个好果子“
24岁的陵端如是说。

毕竟结的什么果还得自己吃了才知道。

结婚之后,两个人自然而言地搬到一起,和普通夫妻一样。并且陵端自动承包了大半的家务,可陵越对他,还是不冷不淡,甚至坚持自己那部分自己做就好了。陵端不断安慰自己“等他习惯就好了”

陵越的态度,并不妨碍陵端对他和陵越结婚这件事的兴奋。陵端的兴奋可以说是每天都写在脸上的,不吝啬地像他人展示的那种,尤其是对陵越的朋友们和他弟弟。

仿佛在说,虽然你们都我看不上我,可我还是成为陵越的omega,我们还是结婚了。你方兰生乐
不乐意还得当着其他人的面叫我大嫂。我赢了,
你们都是失败者。

如同孩童斗气一般的胜利感,支撑了他们婚姻的头两年。

陵越不喜欢自己,陵端是知道的。但这不重要自己会努力让他喜欢自己,只要他肯说,哪怕是大骂出来。

三年了,陵端渐渐生出一种无力感。

陵越和陵端一直维持一直诡异的距离,同一间公司不同部门,业务能力都是超强,两人看似模范,实质冷漠。

而且从结婚到现在两个人没有过做  爱。即使是发  情期两个人也是平静地躺在同一张床上,如同死尸。

“我们要是有个孩子会不会好很多”
26岁的陵端对自己说。

一场久违的”坦诚”谈话,啤酒,药物,性;爱,促成了陵端肚子里一个新的小生命的产生。
他来的是那么卑鄙,那么不堪。

陵端不管他怎么说,等这个孩子出生了,一切都会好的,就会像他所想的那样了。

这肮脏的手段可能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在陵端怀孕6个月的时候,陵端遭遇一场重大交通事故。
经过8个小时的抢救,陵端抢救过来了。
但是他的孩子没有了,也不会再有了。一条腿也落下残疾,后来公司借他养病的时间里找个借口把他炒了。

陵端颓废了一段时间,陵越在他生病的时间里也给予他恰当的照顾。在第五年他渐渐习惯了这种全职先生的生活。第六年的时候,他甚至在家附近的超市里找了一份收银员的工作,陵越说他可以不用勉强自己,但是陵端还是坚持去工作,哪怕是挣些零花钱。那时候陵越已经是公司的副总了。

往后陵端的日子就是早上准备好早餐。
等陵越走后,打扫房子,
10点去商场上班,下午3点下班,
之后开始准备晚餐,等晚上陵越回来。
日复一日,普通平淡。

唯一的乐趣可能是超市大减价的时候。

“谁不是这样呢,丈夫、家务、生活。还好我不用担心孩子和小三问题。”
31岁的陵先生安慰自己。

——————
这章会有点儿无聊,基本上就是交代一下陵端的生活和心里转变历程。

下章情敌就出来了。

评论(21)
热度(76)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