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天空·鸟

提问:云局说故事是真的吗?

我们已经很熟悉了。

我们会在我给他送药的时候,聊一会儿。有时候是关于今天的天气,有时候仅仅是一个礼貌的问候,多数时候是我的私事,比如家里人,工作问题等等,还有极少数是他说的,关于他的,他的过去……

他对我说的事情不太多,因为他的记忆多数变得很模糊了。这我知道的,这种情况一半儿是因为他的病,还有一半儿是因为我每天给他送的药。

他说,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了。
对于过去,大多数都是模糊的。一开始的时候,他会时常做噩梦,梦的具体是什么,不太清晰了。只记得那是一片满是黑羽和鲜血的混乱,交织着尖叫和愤怒,一群妖,一群蜂拥而上的妖。后来,这个梦渐渐从一群妖变成了一只妖,是一只猫妖。

他认得那只猫妖。

我问他,你脚腕上那双处深深的爪痕是那只猫妖留下来的吗?
我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注意到他脚腕上那两处触目惊心的爪痕了。因为他很高,180加的个子穿医院的均码病号服总是短一些的。就这样,他的裤腿刚好到到脚踝上面一点儿,两处伤疤就那么明晃晃的露出来。

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可能是天性使然,我从知晓这世界上有猫这种动物时,就不喜欢他们。一个极富迷惑的外表,内心里确是冷酷残忍的。他们玩弄一切,玩弄猎物,同时也玩弄爱着他们的人。就好像是妖管局的局长洪思聪。

洪思聪就是一只猫妖,名门之后,血统高贵;家里做生意的,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他可是无数妖精的“老公”。这个妖界老公,作为妖管局的局长,每次上报都不是他的政绩,而是他混乱的私生活。不过,最近他好像要修改什么婚姻法。但是这和我没多大关系。

我问到“你们是敌人吗?”
他摇了摇头,说“不是。”
“那是朋友?”可是朋友为什么会下这么狠的手呢?我满腹的疑问。

“我们……”他顿了顿,用一种极为怀念的声音说到“是爱人。”

“那你们……为什么?”

接着他给我讲了他们的故事。一个很常见,用人类的话说是那种很狗血的爱情故事。
他们是大学同学,他比那个人长一年,一个社团。见面久了,那个人就开始追求他,一个青涩的穷小子哪里能逃过久经情场的富二代的手心呢?他们顺理成章在一起了。毕业后,因为成绩优秀他去了一个很有前途的公司。后来富二代空降进来。他还跟我说了富二代一些趣事,什么上大学的时候咬死教导主任家的鸡,上班的时候惹火上司,他去替他顶的过。
他们的感情很稳定,他以为的。知道他发现了,他的男朋友可能不止有他一个恋人。而且,他男朋友还有一个挚爱发小。
再后来就是遭到背叛,他就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了。呆了五十年。

“你多大?”他突然问我。
“上个月才满40岁。”

“醉莫插花花莫笑,可怜春似人将老。”
他又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那他有没有来看过你?”
“很久没有了。”

“那我帮你给他打电话,让他来一趟,”我掏出本子,问道“他的名字?”
“洪思聪。”

评论(9)
热度(19)

一个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