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大尧的花期同_ken

回想录

***诈尸的随笔

***老白单方面回忆向,如果有人看,可能有楚留香的回忆向

***最近神经情绪不太好,欠群里的车,可能会拖好久,但是一定会有的。

七月的晚上,多么闷,今天晚上,像那天晚上,明天晚上也是一样的安安静静……

白展堂开始清晰记得什么事情是从他五岁左右开始的。

四岁之前,他还不叫白什么,甚至都不姓白。依稀记得好像是姓周,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四岁之前的日子,记不太真切。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家里条件很好,生活殷实,吃穿讲究,没有有什么苦。

这也是他对之前生活唯一的感受了,也是白展堂自认为最最安定、享乐的日子了。

四岁之后,他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和他娘亲住在一起了,说是住在一起也不准确,毕竟他娘居无定所,四海为家。

他娘,白三娘,道上赫赫有名的飞贼,业界传奇。白展堂作为这样优秀飞贼的儿子,自然是要吃些苦头。

一开始,娘俩一起赶路的时候,他娘亲还是会等着他的。过了一段时间,耐心就所剩无几了,

他娘带着他的闯荡江湖,其实也就是他娘一个人在闯。

他嘛,一个四岁的小包子能闯荡些什么,江湖吗?连快步走些都有可能摔倒。勉强赶上他娘亲的脚程结果也是脸上挂了彩,衣服不知又在哪里刮破了,满身尘土。

那个四岁的小包子,就在这磕磕绊绊中长大,从摔倒了哭泣,到默默爬起来,再到最后的渐渐赶上来。

就这样粉团子一般的小少爷渐渐长成活泼捣蛋的江湖儿女,轻功也在这几年里超出江湖平辈们好几个层次。

仔细想想白展堂和他娘亲也没有认认真真待几年。

七岁的时候,他就被他娘连哄带骗的骗进了葵花派,开始系统的练习功夫了。

其实他娘在他五六岁的时候教了许多东西,他也在最好的学武年纪里学了不少,所以七岁送入门派完全是因为他娘有任务加身,带不了他了。

不过这点白展堂是不知道的,毕竟他娘在他眼里就是个飞贼。

接着的几年里简直就是白展堂人生最最黑暗的日子。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白展堂所处的葵花派是个神秘的地下组织,这样的地下组织自然对平日里弟子训练要求严格些,还有一些什么阶段考核,不必考状元简单。
白展堂在葵花派的那几年考核每次都是倒数第二,其实也不是他功夫烂。

轻功考核白展堂每次都能拿个第一,认穴点穴的功夫也是不差,招式格斗也可以,可就是最重要的杀人那项他每年都是零蛋。

每次都是把人点住,师傅叫他一百遍也下不去手,毕竟都是一起的兄弟。
葵花派的考核都是动真格的,平日里的师兄弟,到了考核场都是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不过,好在白展堂是个聪明机敏的人,再加上和他娘在外那几年,这看人下药的本事可谓是练就的炉火纯青,师傅们也就没太追究。也有可能看在他娘的面子上。

没事和厨房主厨扯个家常,让人家给他开个小灶;要不就是和教习师傅喝喝酒,让人家免了他早训;在不就去看看几位长老打牌,没事凑个人数,让几位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这样,在葵花派的日子,白展堂功夫见长,无论是武功还是赌钱喝酒的功夫。

在葵花派的日子,他娘也时常来看他,没事儿带他出去做个“任务”——偷点东西啥的。

在白展堂十几岁的日子里,他渐渐交了很多朋友,门派里一见到自己就脸红的小师妹,随师父来门派参观的姬姓兄弟,还有其他···

而且他开始想离开这鬼门派,到一个自由安宁的地方。

等到他十六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借着任务的借口一个月两个月不回门派里,到后来半年也见不到一次人。

就在这期间他误打误装参加了一个什么盗王争霸,得了一个盗圣的名头,江湖上开始传起白玉汤的名字。

有趣的事情,姬家大哥受了刺激在第二年不知从哪得来一个盗神的名号。

盗界的一圣一神开始了他们到处“参观”的日子。

他们去某个员外家,也去过某个小姐闺房,甚至去过皇帝的大内。

在某一年的夏天夜里,白展堂遇到一个人。

那是镇远将军府,他和他的好兄弟打听到价值连城的九龙杯现在就在那里——将军府西边第三个小院的正房里。

其实并不是为了什么价值连城,单单就是两个半大小子在前一天偶然说起,如果用那九龙杯喝酒是个什么感觉。

一个说不一样,一个说没区别。
为了这个困惑,两个人就来“借”东西了,这很简单。

本来这的确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他们偏偏遇到不简单的人。那个人还是和他们有一定渊源的。

两伙人都以为对方是官,自然就打个不可开交。

毕竟那时大家都年轻,少年气盛,经验不足。

白展堂每次回想要是现在,自然是一眼就能认出是官是贼了,也不会闹出乌龙,自然也不会相识成为好友,自然也没有那么多的纠葛,相互纠缠。大家在心中对彼此都是一个名字符号,一个路人罢了。

因为打的不可开交,因为闹了一个大乌龙,双方竟然不打不相识,成为朋友,一场酒喝完,成为好友。

接触久了,在白展堂二十岁的的那天,他和他的一个朋友,因为一场酒,一个夜,做了一件错事。

后来两个人的关系的确变得不一样了起来,他们恋爱了。

就像普通青年们一样恋爱了,他们会一起笑,一起闹,会拿对方开玩笑,会相互起可笑的外号,会一起去“参观”,很多很多。

又酸又甜,总体上是很幸福的,如果没遇到那件事,他们应该会开心很久。

白展堂每次回想自此他都会先是傻笑,接着摇了摇头,又是会借着酒劲狠狠打自己一巴掌,说一句

“不要脸”

是说他自己还是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今年,白展堂二十有八,他已经退出江湖四年了。江湖上每天发生事情很多,出现的人很多。短短几年的光景,盗圣白玉汤已经成为令人陌生的名字了。

而盗帅楚留香依然赫立于江湖之上。

白展堂想到那只老狐狸比自己要大上个三、四岁。

自己转眼快到而立,他自然也不年轻了。

白展堂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江湖月报,看到头版头条大字写着

“楚留香大破借尸迷案”

淡淡说了一句“还真是拼啊。”

说完,恰巧一阵风过,吹走了他手中的报纸,白展堂没有去追。甚至连追的动作也没有。

然后拍了拍身上的灰,从屋顶下去,露出一个笑,毕竟他明天就要成亲了``````




评论(12)
热度(21)

一个小朋友